父親的早餐

MEILO SO插圖

「香港有甚麼好餐廳介紹?」你問我的話,我答得出,而且相當準確;只要講明是甚麼菜,我都有資料指引,因為我對這個都市很熟悉,在雜誌寫食評也寫了二十多年。

要是問到大陸的,便搔首,幾個大城市也許有點認識,但二線三線的,就不知道了。像我去了大連,哪家食肆值得去,就得問洪亮。

整個中國的餐廳無數,所謂的食評家也不少,但信得過的,只有幾個。首先,他們必須去得多,吃得多,才能得出結論,而且不能白飲白吃,不然只有替人說好話,如果介紹的多是財勢雄厚,出品一般的,這個的介紹千萬別聽。

為甚麼問洪亮?因為他是哈蘇相機的品牌經理,得到全國各地做宣傳活動,本身愛吃,到處吃,就吃出一個道理來了。

洪亮臉圓圓,身材略胖,性格開朗,懂得自嘲,如有孕婦在場,就把自己的肚皮和對方相比,拍一張照片,大笑一番。

他祖母是江蘇宜興人,祖父是福建長汀人,都愛吃,愛做菜,從小就貫通了南北的味道,像江蘇的糟肉、福建的肉燕,早就吃過。

一九七五年全家搬到湖北,在那裡他讓出吃辣的種子長大,最重要的是,在那物質貧乏的年代,他們一家都盡量地享受一些平民化的小食,有甚麼吃甚麼,從不嫌棄,從不抱怨。

後來又隨父母到了武漢,熱愛熱乾麵、豆皮和湯包。那年代,辣鴨脖子還沒人會吃呢。八八年考上北京大學,之後便在北京落葉生根,對於北京菜,當然是最了解,我在北京一認識他,便先問我愛吃甚麼,我說來了北京一定要吃羊肉,帶我去的羊肉店,一間比一間出色,我對他的信任,也一天比一天加深。

「去了大連,一定要吃燜子。」他說。

燜子是甚麼?聽都沒有聽過,原來是用地瓜粉加涼開水調成稀汁,再在鍋中加熱,不停地攪動,後放置涼透,凝固成塊,用刀切成,抹上油煎至金黃。那麼簡單的一道小吃,加上海鮮,加上肉,加上雞蛋,做成各種味道,精緻起來,錯綜複雜,的確能代表大連的小吃,我被他介紹後每到一間餐廳都叫這道菜,吃得上癮。

當今,整個中國幾乎給他跑遍,我每到一處,必先向他請教,總會找出一些真髓,再由他推薦的餐廳中一一欣賞,從來沒有失望過。

我常說真正會吃的人一定會燒菜,洪亮順理成章地上了湖南衞視的《鋒尚之王》、中央電視的《廚王爭霸》、北京電視的《美食地圖》等等,上得最多的是《食全食美》,在節目中露兩手。

除了勤力吃、勤力做菜,他還勤力做記錄,每到一家餐廳,都仔細地把每一道菜拍攝下來,不管這家食肆他去過多少次,照拍不誤,之後選出最好的照片來。年老,記憶力差,試過的菜不記得,就找他要照片和資料,他都詳細地為我傳過來。

洪亮的文筆不錯,常在《Time Out北京》、《時尚芭莎》、《天下美食》、《攝影旅遊》、《名廚》等等雜誌發表過多篇。

「這麼珍貴的一個寶庫,不聚集成書,豈不可惜?」我向他提出建議。

之後,他以為只是說說,不當一回事,哪知我返港後即和「皇冠出版社」的老總麥成輝說起,一拍即合,計劃馬上通過,隨時出書。麥成輝說總得寫一個序,引起我寫這篇東西的動機,書未出,序已成,佳話也。

當今網上的資料無數,出書還有人買嗎?我拍胸口,一定成功,因為大家找到的,並不一定是你要的,而且讀者們每到一個不熟悉的城市,一定得吃,但時間寶貴,去一家吃了一口怨氣的,不如去一間不會令你失望的。

我的主意是印成一本隨身可攜帶,用鐵環串起的,今後有新的餐廳,便能像活頁一樣隨時加入,或者,目的地既定,旅行時只取要用的那個部份便可,今後也可以做成一個Apps或做成電子書,任何方式,只要內容豐富,都能賣出。

洪亮這個人與我特別有緣份,我姐姐小時跟母親姓洪,她一誕生哭聲很嘹亮,爸爸就替她取了一個亮字,也叫洪亮。北京洪亮在微博上有另外一個名字,叫「心泉之家」,沒有問過他是怎麼取的,可能和他做菜的態度有關係吧?

自從有了微博,洪亮每天為他兒子做了早餐,就把照片刊出,花樣之多,讓我們這群微博之友,都要看他今天做的是甚麼。既然上館子,叫的東西吃不完打包回去,翌日加個蛋或一些蔬菜翻炒一炒,又是一碟美食。但是看洪亮的照片,沒有一張是隔夜菜,每一道都是在市場買到最新鮮的食材做的,那要多早去買,又要花多少時間來做?

最近,他的兒子上了大學,寄宿,吃食堂菜,洪亮不必再做了,大概他會很失落,像女兒出嫁那般的失落吧?

相信他的兒子,長大了,娶了媳婦,生了兒女,會更了解父親的心思,也許,是兒子做早餐給自己的子女吃的時代到了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