放假

為了要放自己一個月的假,我需存三十天的《蘋果》專欄。每篇七百。共二萬一千字。

《壹週刊》分AB冊,各一篇,A冊較長,兩千字,寫起來特別感到壓力重。B冊的食評,八百字短一點,但要花時間去試菜,每五間小餐廳,大概可以寫一篇吧?不好的不寫,小生意嘛,為甚麼要為難人家?大食肆較容易評,財大勢大,少幾個客,照做。一個月的存槁,A冊四篇共兩萬八千字,B冊共三千二。

我還為《飲食男女》一週寫一篇食材,八百字,共三千二。

另外有《星島日報》的星期天名人版上的生活方式記載。先要找攝影師到各種店舖,像鐘錶、時裝到雜貨、餐廳等拍一輪照片,沖印出來,加上字句captions,每篇也有八百字左右,又是三千二。

總結起來,為了放這三十天的假,我要寫五萬八千四百字。

當然是事先做好的準備功夫,一下子寫那麼多的話,先翹了辮子,還放甚麼假?

這一陣子,沒有麻將牌打了,台灣式、廣東牌,一律戒掉。

我日常生活中必有VCD、DVD的電影,也只好放棄。一般上,我喜歡通宵達旦地看,向店裏租了四張看四張,六張看六張,不一口氣看完,不甘心。但苦於一打開電視,看到HBO、Cinemax和鳳凰電影台的電影,屁股就像黐住強力膠,再也不能彈動,不管看過或沒有的都花上兩個小時,浪費得很。

更要命的是重看金庸小說,我覺得自己能在這個期間內完成那麼多篇稿,是個奇蹟。好生羨慕倪氏兄妹,他們一繳就是一大卷稿紙,外星人才辦得到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