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EO

好的CEO,Chief Executive Officer,都是工作狂。

對這個新名詞,起初不知是怎麼一回事兒,忽然有一家日本的網站公司要叫我做CEO。有錢拿,做就做吧!

和投資這家公司的日本人見面,我問他說:「你知道甚麼叫CEO嗎?」

「我不知道,」他說:「你呢?」

「我知道,」我說:「Chinese Executive Officer呀!」

其實,就是老闆。從前的老闆是獨當一面;當今的,公司已上市,股民是真正的老闆,請一個人來負責,等於受薪老闆,那就是CEO了。

這群新人類一天做到晚,因為做得不好就要被股東炒魷魚。公司一大,跨國了,也得飛來飛去,忙個不停。

最近發生的,是幾個大機構的CEO都心臟病發作暴斃街頭,正如廣東人所說:仆街。

工作壓力不必說,他們也知道健康是最要緊的,每天跑步,一進到下榻的酒店即刻去健身室做一番運動。吃的都是一些低脂肪的東西。理論上應該長命才對,他們都是一些三十到五十歲的人,想不到那麼早夭折。

麵癡友人和我都有這些做CEO的朋友,好幾個都仆街,我們吃飯的時候研究是甚麼原因,得到的答案是飛行過度。

當一個人從亞洲飛到歐美或相反的時候,不止受時差影響,身體裏面一定還有一些反應很脆弱。加上劇烈的運動,死得快。

我們的研究毫無醫學根據,只是無知識的推測,自覺有點道理罷了。

天下薪金最多是高露潔公司的CEO,一年總收益一億四千八百萬美金,那麼大的一筆錢,給普通的CEO,不必患心臟病,聽到了已經仆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