蒜花

無聊嗎?找事情做呀!

燒個菜,把碗碟和廚具洗擦乾淨,一個下午很容易度過。

在外國生活時,寂寞難耐的時刻總會來到,與其躺在沙發上呻吟,不如種種花。

甚麼?斗室一間。哪來的花園?

我常把用完的紅茶鐵罐收起來,弄點泥土,就開始在房間內種花了。也不一定是花,蔬菜也可以,隨手拈來的是蒜頭。

很久之前在巴塞隆納住上一年。那邊的人吃麵包的習慣和其他歐洲國家不同,喜歡把麵包烤得略焦,在堅硬的表皮上,拿一瓣大蒜用力磨,磨完大蒜又磨番茄,撒上點鹽,就那麼吃,沒有餸菜也不在乎。

我吃完麵包,就把剩下的幾瓣大蒜放進褲袋中,拿回酒店。

找根釘,在四方形的紅茶罐底鑽幾個洞,再用茶碟盛著。這麼一來,澆過量的水可以漏出來,不然會把蒜根浸霉掉。

將蒜瓣的圓底朝下,尖頭向上,塞進罐中。整顆埋住,至到看不見尖頭為止。

水不必澆太多,一個星期一次已經足夠,過幾天後就長出芽來,這時候可以用燙衣服的噴水器把蒜苗噴濕,每天噴噴,也是樂趣。

看看這棵小生命一天天起變化,很過癮。有鐵罐即刻收起,這種一罐那種一罐,餐桌上忽然多了七八根蒜苗。

半夜肚子餓,不成眠。起身泡一碗公仔麵,除了那包味精粉之外甚麼配菜都沒有。這時只有犧牲其中一棵蒜苗,用隨身攜帶的法國木柄Opinel小刀切開,一根只能切十段左右,珍惜下麵,較鮑參翅肚佳。

忽然,有一天,竟有一個球狀的花長成,爆裂後開出幾十朵小花,紫顏色的,美得不得了。收拾房間的西班牙姑娘在我不在時,貼上一張紙條,寫著Bravo以表讚賞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