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樂

回到「虞公窰」,和曾力曾鵬兄弟研究新作。自從在花墟開專賣店,在香港有了一個據點,陶瓷和沉船木傢俬不斷運到,銷路極快,可見在香港欣賞他們藝術的人也不少。

被客人請得最多的是觀音像,信者一看到那慈悲的面相,都著了迷。一件又一件購買。

「地藏王」的造型也是令人愛不釋手的。地藏王就是目蓮,提著禪杖救母,但面相安詳,絲毫沒有打遍地獄的痕跡。

有些人信奉觀音,把地藏王擺在一起,但地藏王提的那根禪杖有三呎多長,高過觀音,總是不調和。曾氏兄弟最近去了一趟泰國,仔細視察廟裏佛像,得到靈感,塑出一尊尊的地臧王,不提禪杖,做各種手勢。

「師傅」也是很受收藏者歡迎的,十指盤膝,作沉思狀,高不可測,本來坐的椅子也用陶器製成,當今改為沉船木,配合得天衣無縫。

沉船木傢具的桌椅重得不得了,但也有客人一套套搬走。沖茶的木桌中鑲了半邊的石舀,當成茶具台,方便流水,日本客人看得入迷,但店裏不賣給他們。因氣候的變化,不知道木頭會否龜裂,已經寄了幾套到外國去,等一兩年後發覺沒問題才出售。

「福祿壽」三者的造型可愛,有各種不同的大小組合,買的人不少。可見香港人還是喜歡好意頭的東西。

「關公」並不抽象,很寫實。送了一尊給九龍城的澄海老四酒家,擺在走廊後頭,想不到人見人愛,帶來不少生意。

我這個滿身銅臭味的人,要求曾氏兄弟塑造一尊寫實的「財神」。很有福相,笑咪咪的一副有錢也不告訴你的樣子,一出爐必有人搶。

「虞公窰」作品已升值,但也不完全是貴的。曾氏兄弟做了十八尊羅漢,優優閒閒躺著,客人來一次買一個,大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