廣州的酒店

MEILO SO插圖

三十多年前第一次踏足廣州,入住的是白天鵝賓館,印象很深。從此,就成為忠實的顧客,每回去到這個最大的城市,就沒有到別家去了。

白天鵝大堂的氣勢,房間的舒適,都是沒有一間廣州酒店可以媲美的,尤其是早上的飲茶,令我一住再住。最重要的還是可以到周圍的沙面散步,那數棵巨大的榕樹和古樸的建築,在廣州去哪裡找。

幾十年下來,廣州出現了不少五星級的酒店,珠江新城的建立,更有世界名牌酒店集團來這裡設立,像麗思卡爾頓、四季、君悅等等,雖一一試過,到最後,還是回到白天鵝來。

丘師傅做的點心,那手剁豬肉的燒賣,味道一試難忘,叫一盅濃濃厚厚的普洱茶,讀一份免費贈送的《羊城日報》,已是我的生活習慣。

最後一次去,聽說白天鵝要裝修了。好傢伙,這一裝修,就是三年,國家經營,可以慢慢來,裝修後會變成甚麼一個樣子,都是我們這些老客人最擔心的。

其間也住過不少家其他酒店,老牌子的花園酒店,雖然有點殘舊,但是點心水準還是不錯的,後來因為與公幹有關的機構都集中在珠江新城,就在這一帶下榻了。

麗思卡爾頓一住再住,房間很大,尤其是套房,有時還摸不清兜來兜去走,從窗口望到的廣州地標小蠻腰,早晚清晰可見,又能俯視珠江,景色相當優美,該酒店系的特徵是床很高很大,是間很不錯的選擇。

後來有友人在四季任職,可以打折,又常去住。酒店建於大廈的高層,須搭電梯上數十樓,才找到大堂,從此望上去的彎彎曲曲一層層的樓頂,也留下印象。房間也有麗思卡爾頓那麼大,住得一樣舒服。早上去吃他們的自助餐,食物變化甚多,還有一處給小孩子吃的,附近又沒有甚麼好的飲茶去處,也就不埋怨,乖乖地在酒店吃了。在頂樓還有一間很好的酒吧,睡不着喝一杯再入眠。從此我又不換酒店,一去廣州一定住四季。

前幾回友人代訂了在廣州市中心的文華東方,是太古集團的,不像香港的文華,沒有那幾家熟悉的酒吧,不過走下來就是他們的商場,這是時髦男女愛光顧的,看見的人衣著都像香港,沒有白天鵝客群的雜亂。到處的名牌店,全中國一樣,全世界一樣,毫無驚喜。

套房也大,有些角落還裝了些大鏡,不小心會一頭撞上。房間的燈光自動化,有時會忽然熄滅,我沖涼沖到一半要裸着身,摸黑出來找到總掣,才能恢復光明,但我想這是我運氣不好,是罕見的例子,但住了兩晚,都有相同的例子發生。

周圍也沒甚麼好吃的,為了應酬,去了商場中的翠園,東西難於下嚥。還是老辦法,等友人叫的蒸魚吃完,剩下些魚汁,澆在白飯上,填了肚子,不然在三更半夜叫房間服務,是麻煩事。

終於等到白天鵝裝修好,可以入住了,那條很長的天橋還在,廣州市民都說破壞了風水,很早就有人提出要拆除,我倒認為沒有甚麼道理。

大堂櫃台新穎,還剩下幾位臉熟的職員,其他管理級就不見了。裡面的假山假石假水依然,不像傳說中拆掉,還有很多客人在前面拍照片。

一進入房間,從前那鋪有大理石的氣派沒有了,像一間普通的國際性酒店房間。個人的服務也不存在,從前一入住即看到一排插蘇,是額外給香港客用的三角長方形。當今換了,也有一排,但只是國內用的扁頭,對外來的客人一點用處也沒有。

從窗口望出珠江,風景依舊,我常說在這裡恢復珠江花艇,是很吸引遊客的景點,從前香港的避風塘就是抄襲珠江花艇的,現在香港的消失了,如果在廣州重現,絕對能成為觀光景點。

早上,到沙面去散步,那些大樹還在,建築物刷新,更像電影裡的布景,街上擺滿了三流藝術家做的銅像,品味低劣。我愈走愈不自在,一切讓我愛上的氣氛完全消失,再也不讓我想來重遊。

喝早茶認識的那位經理前來招呼,也感親切,只是水準大不如前,燒賣上面鋪了些廉價黑松露醬,價錢我沒看,不會少於從前的,大約增加了一倍以上,房價也是如此吧。

代表一個時代的終結,白天鵝再也不讓我依戀,還是回到所謂高級的太古廣場和珠江新城吧,整個廣州在蛻變,人民的生活水準提高,早起的勞動人民少了,在街上做運動的人不見,代之的是戴着耳機慢跑的健康人士。

回來說酒店,東京的不必說,就算台灣的也幾乎每一家都裝着噴水的馬桶,但全廣州還是沒有這種設備,還說是五星的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