健忘難忘

大批遊客湧到海邊的度假勝地,如果沒有再一次的地震,我們已經對發生在印尼、斯里蘭卡和泰國的大海嘯失去了印象。

健忘並非一件壞事,尤其是天災人禍。當年的沙士,眾人苦口苦臉的時候,我說:「過後就忘,回頭一看,一定笑了出來。我們為甚麼不像分期付款一樣,先借笑容?」

偶像的消逝,是難忘的。雖說你答應過自己,一生一世將永遠陪著那個倩影。但即使是丈夫妻子,一旦死去,也得忘記。人嘛,必須活下去。再過幾年,你就會忘記。

有了自由行,香港人以為經濟已經復甦,忘記了前一段最艱苦的日子。但這是一片假象,自由行只給了金銀珠寶和化妝品等極少數的行業不少生意,但對整個社會是幫助不了的。

一個城市,真正繁華的話,那就要看的士和飲食業了。目前的計程車還是一排排沒人乘坐,鬧到要自打折扣搶客。飲食業之中,只有茶餐廳生意好,因為自由行的人只相信茶餐廳,認為一走進去不會被敲竹槓。其餘的,都在刻苦經營。

太過健忘的香港人,已經開始炒樓花。到了一些像數碼港一類的大樓盤,有人買沒人住,我們對負資產的陰影,應不應該那麼快消除?再來一次樓市大崩潰,分分鐘會發生。可省則省,大家對蕭條時的情景,還是難忘的。這也有好處,讓眾人不自我膨脹,腳踏實地做人。

董建華一下台,香港人都原諒他的過錯,認為老好人一個罷了。這也屬於健忘吧?但是,想起他一意孤行,要通過二十三條惡法,派那個掃把頭女人出來渺渺嘴污辱市民,這一點,我們是難忘的。至於天安門事件,再怎麼健忘的香港人,也不敢忘吧?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