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宰羊

香樹輝兄請春茗,報紙雜誌好友聚於一堂,共七桌,可見其文化界的江湖地位之高。

拍檔葉潔馨來迎,她與我相識多年,一向給人一個勤力、負責、信任得過的印象,事實亦如此。

他們開的公關公司有一批年輕的娘子軍,個個長得活潑精靈,站在門口,一直沒機會坐下。公司一接到工作,便由她們一人看管一個戶口,令客人感到親切滿意。有甚麼宣傳或推廣的商品,找到他們,一定錯不了。

當晚樹輝兄很高興,酒也喝得不少,告訴我他的兒子在東京留學。著名學府早稻田,可是不容易考得進去的。

父子兩人也共遊拉斯維加斯,到一家壽司舖吃飯,兒子以流利的日語叫菜,大師傅切多一片Toro奉送。當然不是甚麼大禮,但看得樹輝兄老懷歡慰,自傲得不得了。

樹輝兄辦事,範疇之多,不可勝數。提到他,各位一定見過。香港電台每個星期天在維園組織的露天辯論會,都由他主持,夏天滿頭大汗,冬日冷得瑟縮,別說下雨。又要對付那群阿伯的爭執,可真是難為了他。

為文,樹輝兄創造了許多名稱,像銀行家,叫為「賓架」,是英文Banker的譯音,也虧得他想得出來,當今中環人士聚會,用此名稱,無人不曉。

令人摸不著頭腦的是一句「木宰羊」,到底是甚麼意思呢?

此語由台灣話譯來,台灣話其實就是閩南語,福建人的「有」與「無」,一如廣東人的土語「有」與「冇」,發音為「wu」和「bor」,後者沒有漢字字眼可以代之,故由他創出個「木」字來。「宰」字是「知」的意思,「知道」福建人說成「知影」,由樹輝兄叫為「宰羊」。「木宰羊」,就是不知道,粵語中的「唔知」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