東西方

歐洲友人,兒女已經長大,都不知死,紛紛要投入戀愛的墳墓。

其中一個問我:「世界你都去過,要度蜜月的話,哪裏最好?」

「要走遍天下,三世也去不完。」我敷衍,不想和他糾纏。

「那麼,」他說:「只談你去過的。」

我無奈何:「首先,要分西方和東方。」

「怎麼分法?」他問。

「那一回事兒,一下子就做完。」我說:「但是吃,每天至少要三餐。在西方,吃得好的國家並不多。數一數,只有法國、意大利、西班牙。美國免談,除非你想天天啃漢堡包。東方不同,每一個地方都有好吃的東西,香港的中菜、暹羅的泰國餐、越南的河粉、印尼馬來西亞的咖喱等等,豐儉由人,但水準是一流的。」

「除了吃呢?」他又問。

「就輪到服務了。西方根本不存在,東方無微不至。」我說。

「服務那麼重要嗎?」

「好的服務,是應該的;但是不好的令你留下一個壞印象,花了錢還要受老罪,你說重不重要呢?」

「還有呢?」

「還有SPA。」我說:「北歐有許多芬蘭浴室,但是替你按摩擦背的都是彪形大漢和老太婆,粗手粗腳,東方的不同,少女們為你香薰抹油,價錢又很合理。加上剛才所講的服務精神,西方哪裏去找?」

說到少女,此君大感興趣:「聽……聽說,還有人體按摩。」

「當然,」我懶洋洋地:「那是日本人發明的玩意兒,很貴,又不接外國人客。曼谷的又便宜又好。要是你老婆那方面不行,也不至於弄到在蜜月中吵架呀。」

他點頭,決定去東方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