活在香港,是幸福的。

別的不說,單單是早餐,已變化多端,種類豐富之極。

反觀別處,像當今香港人流行到的上海,早餐有甚麼吃頭?當然有四大金剛: 大餅、油條?粢飯和豆漿。但是這些沒有甚麼肉類為餡的食物,吃多了就厭,除非你是一個一成不變的老頑固,天天吃同樣的東西也行,不然就會感到單調。

上海何止是這幾樣東西?你向上海人表示意見一定給他們罵,還有生煎包呢? 茶葉蛋呢?油豆腐粉絲呢?

至於北京,也是豆漿油條。對了,他們還有豆汁,不過不是受老舍的《駱駝祥子》影響,你不會認為這種又酸又餿的飲料有甚麼滋味。你向北京人一說,他們又會罵,還有焦圈呢?薄脆呢?蔥油餅呢?

凡是生長在某個地方的人,在他們面前,絕對別批評他們食物的粗糙,否則小則吵個面紅耳赤,大至拳腳交加。

愛吃的人,其實總應該帶著一顆平常心,嘗試了天下美食,做一個比較。

西方的咖啡、茶和麵包,最多來些各種蛋類,也是不敢恭維的。就算吃得最精的法國人,早餐也沒甚麼變化。西班牙老饕多,有時來一客像中國炸油條的東西,帶甜,口味尚佳。一般的西班牙人,則也只喝咖啡,或來一瓶冰冷的啤酒送硬如石頭的麵包。

但是,對於我們這群遊客,多麼簡陋的也是一種不同的生活方式,都要嚐試。口味一新鮮,加上一百斤重的好奇心,任何當地人認為「不值一提」的,都吃得津津有味。

真正吃不厭的還是廣東點心,基本的蝦餃燒賣,至到叉燒包和腸粉等,最後以白糖糕馬拉糕終結,平心靜氣而論,哪一個地方的比她更好?你說出來給我聽聽。活在香港,真幸福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