受罰

日前接到「愛護動物協會」來函,商討活宰雞腳板心烹調事宜,有感而發。

事關在本年四月初,報章刊登中國四川名菜「掌中寶」,實際上是非常殘酷地從活生生的雞隻身上切下「腳板肉」來烹製。

作為動物福利機構,此會呼籲業界及全港市民,正視此舉所帶來之心理病態,它完全無助食物的營養,只能滿足畸形的好奇心,是絕對不人道的。

過去這個協會的政策文件中註明對付屠宰動物的指引為:動物被屠宰時,不論因何種理由,必須運用最人道的程序,即不應預先警告動物,亦不會令牠們受驚或痛楚。

說是那麼說,但大陸一些低知識人士是絕對不會聽你的話去做。我覺得向他們呼籲是多餘的,只要香港人去內地旅行,不參與一份,已算達到了目的。等那一小撮人的文化水準達到香港的一樣,就不會做出這種事來,別無他途。

屠宰動物時帶來的痛苦,是一定的,怎麼避免也避免不了,唯一解決方法,當然是吃素了,但我們做得到嗎?

我想這個問題只有借豐子愷先生的說法去開解,他說我們不知不覺地殺生,乾飲白開水也有可能吞下微生物。我們吃肉時,盡量不親自動手屠宰就是。

政府屠場工作的都是專業人士,動物的驚慌對他們沒有好處,當然會用乾手淨腳方式去進行。除此之外的肉,我們一概不食,就算對得起自己。

我再三地說:「飲食之道,由簡至繁,從粗入細,而後返璞歸真。」

當我在「繁」和「細」的過程中,或者也曾令到動物增加痛苦,對這一點我深感歉意和不安。有一天遭受閻羅王拔舌,我叫也不叫一聲,願意乖乖受罰。阿彌陀佛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