懂得花

甚麼叫幸福?

出入不必用保鑣。自由自在,大牌檔踎下來就吃,有誰管你,才是幸福。

當今的富豪怕被綁架,都要僱用保鑣。有甚麼好人選?當然是啹喀兵了。英國人一走,把他們拋棄,當然不能眼睜睜餓死,既然已受過訓練,當保安工作是唯一出路。

啹喀兵的確可靠,老一輩的,在馬來亞森林追馬共,不眠不休。對方至少要停下來吃飯,但啹喀兵一面行軍一面啃麵包,最後還是要給他們找到。

我曾經有過一個構想,拍一部啹喀兵的電影,一個不想再殺人的小卒,被他的同僚追殺。怎麼打,怎麼設下陷阱,怎麼反擊等等,都是好材料。

時下的啹喀兵,有沒有他們前輩那麼英勇,我不知道。但他們一穿上西裝打領帶,已失去一半威風。

應該不在乎這些,讓身邊的人穿得好一點,能花多少?不著西裝,穿設計家的制服,像德國軍官那種,歹徒看了也不寒而慄。

很久之前,在大機構做事的時候,也見過港督的保鑣,長得像公子哥兒,斯斯文文,一身阿曼尼西裝。天氣一熱,在休息時脫下西裝,露出腋下的槍套,原來還是絲綢做的。不知道有沒有服裝津貼?但那麼英俊瀟灑,就算貪點小污也不討厭。

如果我有一天也成為富豪(那是永遠不可能發生的事),也會請保鑣。

有權有勢嘛,萬事皆通,與大陸的官員也一定熟悉。幫過他們一次忙之後,就可以來個小要求。「甚麼?你要請女保鑣?行!包在我身上!」他們說。

這時請幾個身高六呎,模特兒般的身材的美女特警,出門一面左擁右抱,一面受溫柔的保護,這才是有錢懂得花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