對話

和友人約會,我從不準時。

我總會早到。

早到有好處,不必擔心塞車,不然死的細胞甚多,久而久之,變癡呆症也不出奇。

抵達後找到正確地址,放心,就可以到周圍走走,看看有甚麼新事物,也許會給你發現,原來這裏有家店賣木模子,下次做餅時可以來買。吃完飯後太飽,散散步幫助消化,再細察附近有甚麼好餐廳。

上的士,司機大佬說:「常看到你在街上亂逛,我也喜歡。我們這一行,不到處走,是認不出街道的。」

看他樣子年紀不小,問說:「貴庚了?」

「六十幾。」他說,沒有老了的下一句。

「生意怎樣?」

「大家都說市道不好,但是我們勤力一點,總有三餐可過。」

「一天有多少錢收入?」

「總之一天要賺多過四百塊。」他說:「三百塊車租,一百塊錢油。」

「賺不到呢?」

「沒有賺不到的,」他說:「賺不到就多做幾個小時。」

「我遇到你們的同行,都叫苦的。」

「苦?」他說:「苦得過六七十年代嗎?那時候我們要開兩更,日夜都做。」

我笑了:「那年代我們都不敢罵司機大佬,有時是早上當警察,下班開的士的。」

他也笑:「我們的同行,有些在赤鱲角機場排隊等客人,當然比較舒服。但是與其等,不如兜,兜來兜去,兜到有客為比。」

「有時半夜三更的確看不到有人上街,的士排著一條長龍的呀!怎麼兜到呢?」

「到愛情酒店區兜,去的士高區兜,有夜生活的地方就有客人,天無絕人之處。」他說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