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折

又上了一輛的士。

司機遞了一張卡片給我:「下次打電話叫我們的車,可以打八折。」

「八折?」我說:「不是有公價的嗎?減了犯法的。」

「與其犯法,不可以餓死。」「與其餓死,可以犯法。」

「過海呢?」我問。

他說:「過海也只算單程的隧道費。」

「這麼便宜?你們屬於甚麼公司的?」

「沒有公司,」他說:「是自己的組織,現在有手提電話,很方便,你通知我,我通知你,到處都能叫到。」

「你們這個組織有多少輛車?」

「一百多輛。」

「算是一個很龐大的車隊了。」我說。

「不止我們。照我知道,現在香港有五個同樣的團體。」

「全香港有多少輛的士?」

「在市區中走的有一萬多輛。」

「那佔的數目也不算很多。」我說:「你們不可公開宣傳的呀!怎麼讓客人知道?」

「一傳十,十傳百。」他說:「都是靠口碑,對你們男人來講,八不八折也許不在乎,但是對那些買菜時一毛五分都要講價的家庭主婦,我們的八折引誘力很大,這些八婆又愛講電話,很快地便傳開去了。」

「打了八折,有錢賺嗎?」

「收入比從前更好。」他說:「如果你去赤鱲角機場,打電話給我們,只收兩百。市道不好,減價是必然的,只有做官的那些石頭腦袋才不許我們用這種方法生存下去。」

我很佩服他們的做法,但又替他們擔心。司機大佬好像看得出:「是的,現在已有些團體打七折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