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死

對付SARS的悶氣,還有一個辦法是大清早去散步。但公園無趣,不如一面買東西一面散步好。

從前的香港人幹活,起身得早,當今都遲了,懶了,許多擺地攤要到八九點鐘才開,剩下的只有金魚市場了,從清晨五六點就營業。

逛金魚市場很有樂趣,又不怕非典型肺炎病毒,人懶,細菌也跟著懶。我是這麼認為,我認為的,就是對的,慢慢地變為自己獨有的事實,所以不怕。

一袋袋的金魚,原來賣得那麼便宜,卻是大陸來的,那邊人工賤嘛,天還黑著,看不清楚內容,內行人自己拿一管手電筒照。你要是沒帶去,小販會借你一枝。

照著各式各樣奇奇怪怪的魚,問牠們的名字,都給冠上一個大吉大利的,甚麼富貴魚、發財魚等等。這麼一來,大受歡迎,價錢也提高了一點。

看到一袋中有一隻大魚,已翻起肚子,垂死地把口一張一閉,很可憐。

「哦,」小販說:「在假死,不相信你拍拍牠。」

果然翻過身來,真有趣。

最欣賞一種叫清道夫的魚,放在魚缸中把所有的垃圾都吃掉,辛勤得很。

走了一趟,旁邊的花市場已開門,就去看花。花也和魚一樣改了好意頭的名字。香港人真會做生意,把一顆黃色的東西,周圍生著小顆種子,洋人叫為狐臉的植物叫為「五代同堂」,賺個滿缽。

也有紐西蘭運來的牡丹,美得不得了,晚上還發出幽香。讚漂亮,閩南語說Shui,不知漢字是甚麼。潮州話中能發音的都有字,叫成「雅」。漂亮的姑娘叫「雅姿娘」。非常漂亮叫「雅死」,在這裏看花患了肺炎,死也雅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