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奈

我常說煙花是人類最豪華奢侈的浪費。一剎那的光輝我也贊同,但是次數一多就失去意義,國慶也放,新年也放,一年放個五六次,就沒甚麼看頭了。

尤其是國內一些都市,任何節目都燃煙花,把時間拉長,重複又重複,令人看得生厭,昏昏欲睡,更加無聊。

限定一年一度,多好!

國慶的煙花燦爛,並不代表香港就此繁榮,那是與國內有生意來往的商人,放來討好祖國的。為甚麼不把這筆錢花在捐助上呢?討好祖國石沉大海,討好香港市民,大眾對這家公司印象轉佳,愈多幫襯,這才是生意經,道理很簡單。

試想,把放煙花省下來的錢買白米,或者當生果金送給老人,不是更有意義嗎?

自從有個卡迺基和休斯的比較,美國鉅富之間都流行捐款。卡迺基把財富散在公益事業上,千古流芳;而休斯一毛不拔,遺臭萬年。當今連蓋茨也拚命捐了,反正是可以扣稅的,何樂不為?

歐洲國家就少見此種行為,這是他們的生活水準高,又有一套健全的社會制度,沒有這種需要。像法國,最基本的長條麵包和普通紅酒,政府把它們的價格壓至不變,每個國民都不會挨餓,捐來幹甚麼?

不過可以捐到外國去呀!有些人那麼說。我有一個好友也有這種願望,但是因為有很多慈善團體,錢一交出去如入無底洞,所以遲遲不把錢散開。

捐給聯合國兒童基金最妥善,不過有沒有黑幕,我也不敢保證。在香港,要是送給公益金的話,更不知所終。為甚麼那麼一個大的組織,從來沒有一份透明的報告呢?

所有慈善集團,經營費都是不可告人的秘密。無奈,只有拿去放煙花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