悶死

報上消息宣稱活地·亞倫為法國觀光局拍短片,義務宣傳。

他的確應該這麼做,片子在美國不賣座,到了歐洲,大家當他是神仙那麼拜。

美國因為法國不支持打伊拉克,反目成仇,連炸薯條法國油炸French Fries也硬硬改為自由油炸Freedom Fries,法國旅遊的生意一落千丈,亞倫惟有出來講幾句話。

對法國發生好感,亞倫已屬晚一輩了,戰前海明威大肆宣揚法國文化,引致許多荷李活導演去拍《一個美國人在巴黎》、GiGi、《紅磨坊》等大片。當年的美國導演對歐洲的認識頗深,拍得頭頭是道,這群人,紐約客居多,也皆有文化修養。

大量歐洲移民湧到紐約之後,只有兩百年歷史的美國才對歐洲有點認識。經濟起飛,大眾附庸風雅,向歐洲購買了大量文物,紐約人才沒那麼老土。

當今美國內陸省份的人還是很閉塞,開化的只有紐約、三藩市、芝加哥等大都市。其他鄉下,如奧克拉荷馬、俄亥俄,甚至巨人省份德薩斯,長的都是一些土佬,連紐約客也看不起他們。住紐約的,不太肯承認自己是美國人,認為紐約是歐洲的一部份。

壞就壞在支持槍械自由販賣,舉手贊成打伊拉克的,都是大都市以外的人,他們思想遲鈍,生活質素很差,當今大多數門戶都停留在看電視連續劇的階級,沒有一部錄影帶機,當然甚麼叫DVD,根本就不知道。

美國電影的市場也都要靠這班人,所以占基利等愚蠢得不得了的扮上帝影片會吃香。活地·亞倫在胡謅些甚麼?那個大鼻子猶太鬼誰會去睬他?

幸虧香港人移民去的全是大城市,若到那種鄉下,每天在陽台喝冰檸檬茶,悶都悶死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