觸覺騷擾

小時,文學界老前輩劉以鬯先生在我家打麻將,遇到有人要和他握手,他都拒絕,說南洋人太過熱情,手被握腫,老半天也舉不起來。

我的文章,十輩子也不入流,但是對於握手這件事,倒是學劉以鬯先生學得十足,到了大陸,也不喜歡和太熱情的人握手。

一向聲明,漂亮的女人,我一點也不介意,還怕她們不伸出手來,但遇到一些大漢,我就怕怕。他們的手總是汗多,黐黏黏地不好受,又不知是否剛挖過鼻孔,恐怖得很。

但做人不可做得太絕,人家的手伸得老半天,不忍心,還是握了一下。

助手徐燕華很聰明,知道我有怕髒的毛病,準備了一大包濕紙巾,看到我和人家握了,即刻抽出三大張來給我擦個乾淨。

不知道我是不是在無形之中,患了潔癖。這是一件很嚴重的事,弄得不好,會一天要洗幾十次手。遇見鄧麗君,她死前患有潔癖,把餐廳的碗碟筷子擦了又擦,最後要自帶餐具,還戴黑手套呢,我當然不敢和她握手。

觸覺騷擾,除了握手,還有搭肩膀,有些人問說可不可以和你合照,當然不拒絕,不過人家拿相機對照我們時,那個傢伙就伸手來搭你的肩膀,太過份了吧?非親非戚,也不是認識多年的老友!

一面談話一面用手來拍你的人,也很討厭。上次在東莞遇到一個大官拚命拍我。喝了幾杯,不客氣喊出來:「別碰我!」

不醉時,還是容忍的。我會和陌生人握手和被他們搭肩膀,但總得改善生活,別再遭這種老罪。結果給我想出一個萬全之計,遇到人家要和我握手時,我就學僧人合十:「已經信了暹羅教,不可以握手。」

那人看到我揹了一個黃色和尚袋,信以為真,就放過我了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