嗅覺騷擾

到了夏天,大陸餐廳女侍者的旗袍很薄。

遇到一些高挑的,露出手臂,一點贅肉也沒有。腿又長,以為人很瘦,但胸部豐滿,面部娟好的,都能當香港小姐。

正在覺得人材濟濟,為她們婉惜時,聞到胳肋底的那股味道。唉,自己喜歡的還能容,沒心追求的話,是一種苦刑。

這個女的還來得勤快,茶水倒個不停,又換碗又換碟。

「行了,放著好了。」終於忍不住。

「這是我們的工作。」她好意,又張開腋下來給你聞。

美人嘛,忍了吧!坐上計程車,大佬又讓你享受一番。下車,提行李小廝也讓你嘆嘆。

泰山、武當山、黃鶴樓、秦俑等名勝的國內遊客都有這種味道。到了西湖,那麼美的一個環境,都破壞了。遊西湖,最好半夜從上海出發,黎明抵達,看日出,又能避開嗅覺污染。

其實在夏天,甚麼地方都別去了,旅遊只剩下春秋冬。內地朋友一點也不在乎。這就是所謂的進去鮑魚的甚麼甚麼,像韋小寶一樣想用成語,但不記得。

從前西班牙有種藥膏,像支旅館供應的牙膏般小,很管用,擦了一次,中和汗酸,兩個星期無味。可惜當今在藥店已看不到。

男的儘管買老人牌的體味膏來塗好了。女的可以買Seba Med,剛剛看到他們在《壹週刊》上賣廣告,很有趣。畫著一個開了門的電梯,裏面躺著三個人,都是被走出去的那個無袖女人薰倒的。

體味的產生是汗腺排出汗液,皮膚變成鹼性,產生細菌,細菌酵素分解汗液中有機物質,發出臭味。藥膏的TEC酵素能夠防止。

知道那麼多沒用,要先學基本的社交禮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