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騙子的故事

林大洋和波斯宰相的女兒莎禮札在房內溫存後,打開話匣。

「你真是又漂亮,又聰明,身材又好!」大洋稱讚。

「你們男人,總愛撒謊。」莎禮札說。

「說到撒謊,我很喜歡你說的那個《卡法·黑人太監的故事》。」

「沒有讀者記得,虧你想起。」

「我的印象最深,說的是一個黑人奴隸,甚麼都好,就是一年要撒一次大謊。」

「對呀,他騙他主人的太太說主人給石牆壓死,又騙主人說他老婆也發生了意外,鬧得雞犬不寧,最後給主人閹了,成為太監。」

「這個人物很有趣,把他叫出來聊聊。」

大洋說完走出去,叫他弟弟小洋打開iPad,用外星人給的網站,找到了黑太監卡法。

蓬的一聲,卡法出現在他們面前,他衣著高貴,人又英俊。

「這是甚麼地方,好涼快。」卡法感歎。每一個從古代叫出來的人,都有這個反應。

「我已經成為宮中最得寵的太監,要甚麼有甚麼,美麗的宮女更是大把。」卡法向大洋和小洋說:「你們是不是要找我推薦推薦?」

「不。」大洋搖頭:「只想聽聽你對謊言的看法。」

「啊,那是被騙的人心甘情願的,一早已向我以前的主人聲明,我是一年要講一次大話的,他明明知道,還收留了我,是他該死。」卡法搖頭。

「你忍著不講,不是沒事了嗎?」小洋說。

「不,撒謊是人的天性,我不講不行。」

「害了人,就要承受結果。」大洋說:「其實男女之間,騙人的話,是種調情,那不要緊的。」

「同意。」黑太監說:「還有很多賣藥的,不騙人不可。我們有種神油,說搽了會令男人重振雄風,其實一點用處也沒有。」

「這種藥賣到幾千年後還有人相信,我們這年代,就有一種叫印度神油的。」小洋說。

「哈,是印度製造的嗎?」卡法問。

大洋和小洋都笑了:「是香港製造的。」

卡法添一句:「還有生髮水呢,也不是一樣?」

「我講的故事,還不都是編出來?」莎禮札插嘴。

「你讓全世界的兒童得到幻想和歡樂,這種謊言,是值得推崇的。」大洋又戴高帽:「《一千零一夜》的故事,將會和歷史一直流傳下去,歷史當權人可以竄改,你的故事沒有人去修正,真是偉大。」

莎禮札笑得花枝招展。

「作家不撒謊,哪來的小說?」小洋也說。

「我認為騙人的事,不應罵那個騙人的人,應該說被騙的人,是蠢人。」卡法伸張大義,指天立地。

「是呀,我們這年代,還有人賣一塊錢一隻雞的,都知道不可能的事,餐廳還是賺個滿。」小洋說。

大洋加一句:「還有那賣化妝品的呢,說甚麼神仙水,一抹上臉,就會發白。」

小洋身邊的小宮女聽了說:「有這種神仙水嗎?我也想買一瓶。」

「我也要。」莎禮札嬌嫵地說。

「利用現代科技,不惜代價的話,也有這種可能。」大洋說:「我們這年代有個黑人歌星叫米高·積遜的,皮膚真的愈來愈白。」

「快給我,快給我!」卡法尖叫。

「但是後來弄得全身皮膚都快潰爛。」

卡法聽後,再也不敢出聲了。

「男人和女人,哪一個騙人比較厲害?」小宮女問。

「當然是女人。」大洋小洋異口同聲。

「我也贊同。」卡法說:「我就是個例子。」

「女人最大的謊言是甚麼?」小洋問。

「說我愛你呀。」莎禮札又笑了。

「那麼你告訴我的,都是騙人?」大洋問。

「不,不。我對你,是真的付出了感情。」

「這才像話。」大洋說。

「騙你的!」莎禮札說完避開,怕大洋搔她的癢。

「那男人呢?男人最大的謊言是甚麼?」小宮女問。

小洋調皮地回答:「說我只放進去一點點呀。」

「你這個真的壞死了。」小宮女搥他。

黑人卡法說:「那麼,我是最厲害的一個。我告訴了女人只放進去一點點之後,完全沒有東西放進去!」

大家聽了都俯首稱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