板魔的故事

二位波斯女郎到名店購物去了,家裏只剩下林大洋和他的弟弟林小洋。

「《一千零一夜》的故事裏,有一個叫《漁夫和精靈》,你記得嗎?」也許見他哥哥無聊,打開話匣子。

「啊,當然記得。」大洋說:「那是莎禮札公主講得最動聽的故事,但反而沒有阿里巴巴、阿拉丁等出名。」

「那個精靈被關在樽裏三百年,他說把他放出來的人,會給他三個願望是嗎?」小洋問。

哥哥笑了出來:「莎禮札公主的故事裏,從來沒有那麼寫過。」

「那麼給三個願望,是阿拉丁神燈的燈魔了?」

嘭的一聲,燈魔出現,向兩兄弟一鞠躬,說:「公主也沒說過給擦了神燈的人三個願望,那是後來講黃色笑話的人發明的。」

「你和那個玻璃樽裏的精靈,哪一個厲害?」小洋調皮地問:「為了避免混亂,你叫燈魔,他就叫樽魔。」

「當然是我了。主人。」燈魔又深深地一鞠躬。

「我不相信。」小洋最喜歡鬧事:「我把他叫出來,你們兩個比比看。」

說完在iPad上接通了外星人給他的網站,按了幾個鍵。嘭的一聲,樽魔出現,一身黃色衣服,和穿著綠衣的燈魔作一個強烈的對比。

「這是甚麼地方?大熱天,為甚麼還那麼清涼?」樽魔好奇地問。

「鄉下人,山巴佬!」綠色燈魔即刻取笑:「這叫冷氣!你們看,一點世面都沒見過,蠢不蠢?」

黃色樽魔的個性較為懦弱,抗議說:「我沒那麼聰明,但也不見得是蠢。」

「還說呢?」燈魔挖他的瘡疤:「你被關在樽裏三百年,第一百年你說要給放你出來的人永遠富有;第二百年你說你要把埋藏在地下的所有金銀珠寶都送給他;到了第三百年還是沒人把你放出來,你氣了,說如果有人放你出來,你就會把他殺死,結果你殺死了那人了嗎?」

「沒有呀。」樽魔跌入燈魔的陷阱。

燈魔得意地說:「那個放你出來的漁夫說不相信你塊頭那麼大,怎能擠進那麼小的一個樽子,你也相信了他的話,自動跑進樽裏證明給他看,結果又被關了起來,你說你蠢不蠢?」

綠色的燈魔陰陰地笑。

「這樣吧。你是老大,我是小二,好嗎?」樽魔說完親他的腳,吻他走過的土地,然後起身問:「偉大的老大,你這身綠色的衣服,怎麼和那黃色的銅燈不配襯呢?不如我把我這一件脫下來給你換換。」

燈魔的家,像史諾比的狗小屋,裏面甚麼東西都齊全。「誰要穿你的舊衣服。」燈魔說完鑽進燈裏的衣櫃找新衣,樽魔一下子把燈口塞住,然後把整盞燈裝進塑膠袋裏,封得緊緊,不讓燈魔跑出來。

樽魔向林氏兄弟擠擠眼:「學你們中國人的一句話:千穿萬穿馬屁不穿!」

自卑感轉為強烈的自大狂,樽魔變得面目猙獰。笑聲愈來愈大,震得天花板的泥灰都掉了下來:「我才是天下第一!我才是天下第一!我要燈魔永不超生!我要把神燈毀滅!」

「且慢!」林大洋冷靜地說:「這世界上除了你和燈魔之外,還有第三個黑色的精靈。」

「《一千零一夜》的故事中從來沒有提過!」樽魔咆哮:「快叫他出來給我看看!」

大洋從小洋手上搶過iPad,交給樽魔。

「就是這塊黑色的小板?」樽魔駭笑起來。

「比你想像中神奇!」大洋說完按了反恐怖組織遊戲,一輪槍戰。

樽魔大叫:「怎麼可以殺死那麼多阿拉伯人?」

「別生氣。」大洋又按出九一一事件的紀錄片。

樽魔滿意:「這還像話。」

「可以買幾十萬種配件和百萬本書!」

「知識是重要的。」樽魔點頭。

這時小洋笑嘻嘻,說還有更好的寶貝,在網上打入了「飯島愛」三個字。

「喲!」樽魔感嘆:「那麼瘦小的胸部,那麼可憐的表情!我受不了了,我要殺死那些和她做愛的男人!」

「這種女人多的是。」小洋按了整個日本的AV網給他,樽魔愈看愈興奮,忘記了吃飯,忘記了睡眠,精蟲都跑進他的腦袋,身體漸漸縮小,到了最後,像一個用過的保險套。

小洋把又皺又小的樽魔用雙指撿起,找到了一個空的威士忌瓶子,裝了進去,再把燈魔放出來。燈魔擦乾了額上的冷汗,打開窗口。林氏兄弟的家靠海,燈魔大力一扔,把瓶子丟進維多利亞海港,沉入海底。

最後,燈魔沒忘記向iPad致敬:「還是這塊黑色的小東西最厲害,新的《一千零一夜》中,又有一個《板魔的故事》!」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