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輕女人和五個情夫的故事

林大洋和阿拉伯宰相的女兒莎拉札在房中聊個不停,她的新故事一晚接一晚,沒有停過,聽得林大洋痴迷。

「是了,我有一個問題一直想問你。」莎拉札向林大洋說:「我的故事中,你最喜歡哪一個,《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盜》,或者是《阿拉丁神燈》?」

「我小時候最愛聽的是《年輕女人和她的五個情夫》。」大洋回憶。

「啊,那個故事最冷門了,你為甚麼會選中?」

「我一直很好奇,為甚麼那五個大男人:國王、大臣、魔法師、市長和木匠,被那個年輕女人玩弄在手中,又被騙進箱子裏,關了起來,餓個半死。放出後,他們也沒指罵,更不找那女的算賬,只是互相哈哈大笑,那種豁達的精神,是哪裏找來的。」

「我是率性而講,沒去研究他們的心理。」莎拉札說。

「不如找他們出來問問。」大洋建議。

莎拉札笑得如花似玉:「那只是我創造的人物呀。怎麼找?」

大洋說:「虛構的人物也行。外星人給我弟弟那個網站,可以呼喚他們出來。」

說完他們走出客廳,見小洋還在和阿拉伯宮女溫存。大洋說: 「喂,你們怎麼沒完沒了?」

小洋穿回衣服:「有甚麼指教。」

「我要你把《年輕女人和她的五個情夫》中的那五個男人給我找來。」

「那容易。」小洋取出iPad,按了幾個鍵,轟的一聲,五個男人出現在沙發椅子中。

「咦!這是甚麼地方?大白天的,為甚麼那麼清涼?」他們不約而同地問。

「這叫冷氣呀,國內人士說是空調。」莎拉札說。

五個男人認得出是宰相的女兒:「啊,你是創作我們的主人,在此向你請安!」

「免禮。」莎拉札說完,命令宮女:「還不快點拿東西出來招呼客人?」

宮女點頭,從雪櫃中取出冰淇淋,大家吃了,都說從來沒有試過那麼美味的東西。

「今天請各位來,是想問你們為甚麼不去找那年輕女人報仇?」大洋說。

眾人都笑了,「都怪我們自己不好,打那女的壞主意。有了企圖,是我們的錯。」

大洋問國王:「你們後宮中女人大把,而且你有權有勢,為甚麼要搞到聽那個女人的話,跑到她家裏?」

「我從來沒有試過偷情呀。」國王說:「她的吸引力那麼強,是一個絕好的女人,世上難找。別說是她家,叫我到天涯海角,我也去。」

「那你呢?」大洋問大臣。

大臣說:「我的女人都是國王先用後賜給我的,沒試過新的。」

魔法師接著說:「我的女人都是我變出來,最聽話了。我心儀的是一個能引誘我的女人。」

市長說:「她來要求我把她的男朋友放了。我一向喜歡佔小便宜,罪有應得。」

木匠說:「從她踏入我的家裏,我就對她一見鍾情。她叫我去死,我也願意。是了,我有一個要求,可不可以把她找來,我想再見她一眼。」

「我們都是。」其他四個男人異口同聲。

「我也想見見。」大洋說,也不顧莎拉札的反對,命令小洋打開外星人給的網站。

依樣畫葫蘆,小洋拎出iPad,那年輕女人出現了。

是一個羞答答的嫵媚美麗的少女,臉上有種抱著歉意的表情,令人不可抗拒。

看得所有人都人傻了,那五個受過她活罪的男人向她一鞠躬:「今生今世,無憾矣。」

「你把他們送走好不好?」少女向大洋擠了個媚眼。她的要求聽起來是命令,大洋向小洋傳眼色,轟的一聲,他們消失了。

「我想知道你那種帶著歉意的表情是怎樣做出來的?」大洋問。

「那是真的,莎拉札在故事中,一開始也說過,我本來只有丈夫的,他是一個旅行家,出了遠門那麼久,我慾火焚身,才搭上那個年輕的男朋友。女人有了歉意,顯得楚楚可憐,男人最愛看了。」

那女的說完,在她那又寬大,又蓋住了大洋的裙子下,偷偷地向他的雙腿之間摸了上去:「而且,男人在情慾高漲時,女的說甚麼,他們都會聽,來,我們進房去吧。」

大洋昏迷,像被催眠的他,起身要跟她走,在床上她解開大洋褲子的鈕釦。大洋在瘋狂的狀態之下,她又說:「你等等,我馬上回來。」

說完走出客廳,莎拉札冷眼看著她:「你是不是後悔把木匠也送走了,再也不能做一個箱子把大洋關進去?」

「我才沒那麼傻!」說完那女的伸手把小洋手上的iPad搶走,變態地怪叫:「哈哈,哈哈,有了這個寶貝,還需要箱子?天下男人沒有一個好的,我要把他們都關起來,哈哈哈哈!」

小洋大為緊張,正當她要下指令時,好在綠色的燈魔從神燈裏突然出現,一手把那個女的抱住。

「放開我,放開我!」她的尖叫聲,令人毛骨悚然:「你們這班臭男人!」

燈魔笑了出來:「我不是男人,我是燈魔,我們好好溫存溫存去。」

轟的一聲,兩個都消失了。

小洋捏了一身冷汗:「多虧燈魔,不然我被關起來,放出來後,我才不會那樣和我哥哥互望一笑那麼大方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