辛巴特的第九次航海

林小洋躲在房裏,波斯宮女和他溫存,之後他又沉迷在iPad之中。只有燈魔被冷落,變成一個棒球那麼大小,燈魔本來整個身體是綠色的,現在像一個綠球,跳來跳去,惹小洋的注意。

「你怎麼縮成這個樣子?」小洋問。

「香港房子狹呀。」他說。

「我哥哥這裏已經有三千多呎了,不算小。」

燈魔笑嘻嘻:「比起阿拉伯皇宮,哈哈哈。」

「你想家了,是不是?」

燈魔點點頭,波斯宮女也嘆氣:「我不是想家,我是想那裏的食物。」

「好。」小洋說:「趁哥哥還在聽故事,我們再回去《一千零一夜》的世界走一趟。」

「有甚麼人你最想見的?」燈魔問。

「我能記得的是阿里巴巴、阿拉丁的燈魔你,還有水手辛巴特罷了,其他人物個性不鮮明。」

「就帶你去見他。」燈魔說完,轟的一聲,三個人出現在辛巴特眼前,把他嚇了一跳。

「辛巴特您好。」小洋說:「我們是來聽你口述那七次航海故事的。」

水手辛巴特說:「其實我那些經歷都不是很特別,給荷李活的電影拍得神奇罷了。」

「我記得有那些獨眼的巨人。」小洋說。

「唉。」辛巴特嘆氣:「我年輕時殺過兩個人,一個是那獨眼魔怪,一個是用雙腳纏著我頸項的老鬼,到現在我很後悔。這樣吧,不如我講第八次航海的故事給你們聽聽。」

「第八次?」小洋好奇得不得了:「只知道有七回,沒聽過有第八次,快說快說。」

「你知道,我現在已經是一把年紀了,但是水手還是水手,不死於海上,不甘心。所以就算家人反對,我也偷偷地做好準備,放洋去。」

「到了甚麼地方?」

辛巴特娓娓道來:「我們的船,航行了七日七夜,再經七個星期,來到了一個小島。走上岸一看,見一群人,和你我一樣。島上的老人很親切地圍住我,問長問短,拉著我玩跳飛機遊戲,但是那些小孩深謀遠慮,要抓我們去拷問來那個島有甚麼目的。後來我發現,原來老人才是小孩,小孩變成老人了。」

小洋聽後說:「這的確不是甚麼神奇的事,我們的世界裏,當今小孩子思想都變得很複雜,老的反而單純。」

「何止複雜?」辛巴特說:「他們還要把我當食物來燒烤。」

「甚麼?」波斯宮女大驚失色:「小孩子吃人?」

「是呀。」辛巴特說:「他們的門牙變成很尖銳,我看見一大堆人骨,都是被他們啃得乾乾淨淨的。」

「那多可怕!」宮女追問:「你又是怎麼逃走?」

「好在小孩子們說要先把我養肥,沒即刻吃掉。到了晚上,那群老人把我放了出來,叫我快乘船走。臨行,還送了我很多木頭做的玩具。」

「那群小鬼太邪惡了,非治治他們不可。」小洋生氣,命令燈魔: 「快送我們到那島上!」

「是,主人。」燈魔在陌生人辛巴特面前,對小洋特別尊敬,給他面子。

轟的一聲,他們落地。

小孩領袖看到了哈哈大笑:「好,走了一個,來了四個,那個矮小的綠色大肥仔長得夠肥,即刻可吃。年輕的等成熟,女的拉回房間享受享受,老的推下海。」

辛巴特、燈魔和宮女都嚇得要死,小洋勇敢地站前,從袋中拿出iPad:「且慢,先給你看看這新玩意兒。」

「嘿!」領袖說:「在我們的年紀,還玩玩具?」

「不止是玩具那麼簡單。」小洋說完在介面上按幾個鍵,出現了YouTube、Facebook的片段和照片。

領袖一看:「這又有甚麼了不起?」

小洋又在Google上打進色情網站搜索,同性戀、雙性戀、大群戀的畫面跳了出來。領袖看得津津有味,其他小鬼也爭先恐後擠前,你拉我扯,一下子不小心,把iPad摔在地上,破碎了。

「這個寶貝,爛了多可惜!」領袖大失所望。

「別擔心,可以再做新的。」小洋說。

「怎麼做?」

「你們先組織好一隊人,我們替你建立一間工廠,供應零件,你們拼起來,要多少個有多少個。」

「好呀!」領袖歡呼。

燈魔一指,轟的一聲,工廠完成,零件也齊備。小鬼們鑽進去,努力開工,一天十多小時。拼裝工作單調沉悶,小鬼們個個患上憂鬱症,爬上懸崖,跳進深海,自殺去了。

等小鬼都死光,島上老人出來,大開派對,喝醉了酒和老伴重溫舊夢,又生出許多小孩來。那一代的很正常,老的也成熟了,照顧他們。

小洋、波斯官女和燈魔道別,辛巴特說:「謝謝你們,我回到巴格達後,又可以把我的第九次航海故事流傳下去,但是這回太過神奇,沒人會相信了。」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