摩洛哥之旅(下)

MEILO SO插圖

Casablanca卡薩布蘭卡像大阪,很商業的現代化,而Marrakech馬拉喀什就是懷古色彩的京都了。

自古以來,這塊土地是沙漠之中最肥沃的綠洲,傳說是拋顆棗核,就能長出棗樹來。經三個多小時的車程就能從卡薩布蘭卡抵達,有的人更是避開了卡薩布蘭卡,直接由歐洲或中東的都市飛到馬拉喀什來,這裡的一切景色,完全符合你想像中的異國情懷。

最尖端的酒店群紛紛來此設立,四季、文華等,當今許多國際會議都選中馬拉喀什舉行。我們入住了這裡的安縵,叫為Amanjena,根據沙漠泥屋設計,被棕櫚樹包圍,各處都是水池,而在沙漠中,水池是最豪華奢侈的表現。天空一直是藍墨水Royal Blue的顏色,與棕色的房子,反映在大小水池之中。

安縵從不以Room來叫客房,而是用大帳篷或亭子Pavilion稱之,這裡一共有三十二間,比創辦人的概念多出兩家。

當然有私家小花園,種着橙樹或檸檬樹,廳、房、陽台、浴缸和個人游泳池等等,置身沙漠,也能得到一切最高級的設施。

放下行李就往外跑,馬拉喀什有全世界最多大牌檔,成百上千的各種飲食攤子,亂中有序,各自經營,各保衞生,甚少磨擦糾紛,不像香港,一聽到大牌檔這三個字就非趕盡殺絕不可。

有甚麼好怕的呢?連日本那麼愛清潔的民族也允許小販在福岡市內設立大牌檔,成為景點,這種旅遊資源,政府怎不去培養?

世界的遊客也被大牌檔吸引,他們總認為在這裡吃的喝的都是最地道的,價錢最便宜的,事實也是如此,大牌檔從來不讓客人失望。

當然需要一個強壯的胃,慣於旅行的人,都擁有。我們叫了羊腦、羊內臟、各種海螺、燒雞燒餅,無限種類的果汁,花不了幾個錢。

翌日一早重遊,食物攤多數變為賣土產和食品,女士們最有興趣是讓專家用草藥畫手畫腳,大家都有紋身的好奇,但又不想弄到一生一世擺脫不了,這類臨時紋身最受歡迎了。花個五、十塊港幣,就可連頸項都畫上彩圖,水洗後兩個禮拜也不退色,好玩到極點。

從市集可以步行到古城中的大街小巷,我們最想買的是摩洛哥堅果油Argan Oil。

又音譯為阿甘油,果實在每年的七、八月成熟,落地後被婦女收集,必須經過極複雜步驟才能把果肉去掉,再用兩塊石頭夾碎果殼取出仁來,食用的輕輕烤過,化妝用的就那麼生搾出油來。

阿甘油能抗老化和治療燒傷,內服可以減肥和改善肝機能,最初大家聽了當笑話,每一個國家都生產他們的神油,有甚麼稀奇?後來在二○○一年《紐約時報》發表了一篇報導,阿甘油即刻變為保健抗老的新寵。二○○三年的《洛杉磯時報》更證實阿甘油的效用,大家搶購。熱潮過後,沒那麼瘋狂,我們去買時也不那麼貴了。

有沒有效不知道,但總好過天天在電視賣廣告的日本人神仙水吧?

馬上有用的是加拉巴Djellaba帶尖帽的長袍,每件四百港幣左右。摩洛哥中午炎熱,清早和入夜寒涼,罩上這件長袍就搞掂,我看到了一件紅酒色的即刻買下,穿上後拍張照片刊在微博上,眾網友都說像哈利波特中的登不多教授穿的。好用不在話下,走在街上,當地人都知道你尊重當地文化,報以感謝的眼光。

古城的大街小巷中,遊客們還可以感受舊時風貌,不像其他都市摻雜了新建築物。造牆似乎是長在摩洛哥人的DNA裡,擁有一塊土地必先造四面圍牆來保護自己,統治者建更高更大的,奇怪的是建完牆後,搭支架的空洞不去填平,也許是想留給粉刷時用吧,但為甚麼沒想到盜賊們也可以利用來爬牆而入?

當然先得醫肚,在古城中有家叫Le Jardin的餐廳,有個花園,乾淨、舒服,喝咖啡或吃東西都是首選。

地址:32, Souk El Sidi Abdelaziz

電話:+212 5 2437 8295

晚餐有家可以介紹,叫Al Fassia,走進種滿玫瑰的花園,進入巨宅,一群穿黃色上衣的女侍者相迎,摩洛哥服裝袖子寬大,像日本和服一樣,工作時用繩子把袖子綁起來。這家餐廳兼酒店完全由女人經營,食物有家庭式的,也有出名的餅,是用乳鴿肉製成餡的,吃起來微甜,非常之可口,大力推薦。

又有另一種沙律,特別的地方在於醬料和配菜,像韓國的前菜,一碟又一碟,至少有十多二十款,把每一種都吃個清光,讓小碗小碟堆疊成山,有滿足感。

地址:Route De L’qurika Bp 3037

電話:+212 524 383839

安縵酒店的酒吧都很不錯,我們每到一處飯前必先去喝上兩杯,考考酒保調酒的技藝,已微醺,再去吃飯,有晚在沙漠野餐,有晚在花園的帳幕餐廳中吃烤羊。

外面坐着一個大泥爐,底部生火,把乳羊吊進去,已經焗了四個小時,等客人到達才拿出來,我們當然又是用手,伸到羊腰部位,把周圍的肥肉挖出來大啖,其實烤全羊一定吃不完的,只能選這個部位了。

馬拉喀什,是人生必到地之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