摩洛哥之旅(上)

MEILO SO插圖

如果你是一個愛電影的人,不可能沒有看過《北非諜影Casablanca》這部片子,而從第一次的接觸,你就會記得卡薩布蘭卡這個名字,從此嚮往到此一遊,這個神奇的視像將永遠流傳下去,看你是幾歲中了這個毒而已。

經過多年之後,今天終於專程而來。卡薩布蘭卡在哪裡,怎麼去?先由香港乘阿聯酋到杜拜轉機,我最近都用此航空,它的商務或頭等,都當客人是人,不像其他公司當你是一件普通的貨品,而且票價愈來愈合理。

從香港坐七個多鐘到杜拜,再乘八小時,就可以抵達摩洛哥的第一大商業都市卡薩布蘭卡了,一共有四百萬人口,溫度晝熱夜寒,典型的沙漠天氣。

我們這次旅行是衝着住亞曼酒店而來的,但是卡薩布蘭卡這個集團看不上,沒在這裡開。入住最好的,也只是Hyatt Regency,房間失修,服務沒有水準。

窗口望出,是一個廣場,不新不舊,如果你要找沙漠風情,卡薩布蘭卡絕對沒有踪影。卡薩Casa是房子,而布蘭卡Blanca是白色的意思,但這裡看不到甚麼白房子。名字的印象,應該來自希臘的聖托里尼一類的小島,房子白得可愛,那是用大理石舂成灰來漆上的,白得發光。

卡薩布蘭卡是西班牙人侵佔了摩洛哥之後才安上的,本來叫亞發,是小山的意思。也不必搞清歷史了,直奔電影裡面的酒吧里克的咖啡室Rick’s Cafe吧。

一座三層樓的古老建築裡面,開着這間由Kathy Kriger這個女人重現的電影遺踪,但室內裝修和戲裡並不相似,連彈鋼琴的也不是一個黑人。

Kriger本來在美國大使館工作,九一一後離開政府機構,在摩洛哥留下,忽然有個奇想,要開電影裡的酒吧。消息一發出後,世界各國《北非諜影》影迷的捐款紛紛殺到,終於在二○○四年開成,供應了一個神殿,給愛此片的人來參拜。

是來喝一杯的,食物價錢也合理,吃過之後會發現一般而已,但一般人不在乎,經那麼遙遠的旅程,再不好,也會說好的。愈來愈覺得電影的魅力是無法抵擋,任何觀眾都想來這裡聽聽《時光流逝As Time Goes By》,所有影迷都希望奇跡出現,從門口走進來的是堪富利寶加,而在他懷抱裡的是那個不會老的英格烈褒曼。沒有這個希望,你是不會來到卡薩布蘭卡的,而失望之後,你不會告訴別人。

回到現實,既然來了,就去周圍走走吧,當地人最自豪的是哈桑二世清真寺,為慶祝他的六十大壽,動用了二千五百名工人和一萬個畫師晝夜趕工,在一九八九年建成。從外表看來,它並不吸引我,絕對沒有冒犯的意思,回教寺比它宏偉的多得是,而且一走進裡面就會發覺它像教堂多過清真寺,查了一查資料,才知道設計師是法國人。

有一點非讚不可,根據《可蘭經》,寺廟應有三分之二建在水上,這一間是罕有地依足教條做到的。

除了清真寺和里克的咖啡室,卡薩布蘭卡就沒甚麼可看的了,還是談談吃的比較實際。

一大早到街上走,看當地人吃些甚麼,發現最普通的是種麵包,雙手曲指成圈那麼大,一大堆放在小販車上,用一張布蓋起來。客人從中選擇,這個按按,那個捏捏,當今的香港少女看了一定會尖叫不衞生,但是我們這種旅行慣的人,也學着挑選了一個,交給小販。

用把小刀割開麵包,放進一塊芝士,咦,是法國人做的「笑着的牛Laughing Cow」牌子。豪華一點,要一個蛋,蛋是很新鮮很新鮮的,殼上還沾着母親的排洩。小販把殼打碎,取出烚熟蛋,投進麵包中,再次用小刀亂剁,最後灑上點橄欖油、鹽和肉桂粉,每客十三塊港幣,是豐富的一餐。

值得推薦的餐廳有兩間:炮台上的Cafe Maure。走進藍色的門就看到一大堆的塔金Tajine,是陶製上蓋子的爐具,摩洛哥人不可一日無此君。廚房中已燒好一大鍋一大鍋的湯,然後就是用塔金做的菜,最典型的是加橄欖、檸檬和香料的雞,簡直是他們的國食。雞肉黃黃的,但不是咖喱,有另一股獨特的味道,好吃嗎?你喜歡吃雞就會覺得好吃,我不喜歡雞另點了燜羊肉,就美味了。

塔金還可以做小米飯Couscous,上面鋪了紅蘿蔔和青紅燈籠椒,同行的一位太太吃不慣麵包、羊肉或任何她覺得有異味的食物,只靠小米飯了,我帶了一瓶日本醬油,讓她淋上,才勉強嚥得下。

此餐廳還有一種叫Ambassadeur的飲品,是用甜棗、杏仁加牛奶攪成,很喝得過,如果想當酒喝,可加一品克當地的無花果白蘭地,不然來瓶Casablanca啤酒,色淡味淡,但有五巴仙的酒精。

另一家是吃海鮮的,叫Herbori Sterie Bab Agnau,開在橫渡歐洲的碼頭裡面,要經海關關卡才能進入,專門吃海鮮的,卡薩布蘭卡靠海,不吃海鮮對不起自己。店裡的魚蝦都很新鮮,可惜不是烤就是炸,海鮮也只有廣東人才蒸得好。

翌日出發到馬拉喀什Marrakech,那才是真正的摩洛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