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威士忌

MEILO SO插圖

當我喝日本威士忌的時候,常被取笑:「日本威士忌帶點甜,是不是下了味之素?」

「是嗎?」蘇格蘭人也說:「日本產威士忌嗎?」

是的,日本老早已產威士忌了,他們是一個愛喝威士忌的民族,因為日本除了燒酎之外,高酒精度的不多,酒徒們對清酒Sake不滿足的時候,只轉向威士忌,不像中國人那麼喜歡喝白蘭地。有一個叫竹鶴孝政的,在一九一八年去蘇格蘭學習釀造威士忌,又娶了一個蘇格蘭太太回來,在北海道建立Nikka的「余市」威士忌廠。

在六十年代,我們當學生時,喝的是便宜的威士忌,那時候喝Suntory Red,容量有正常的750ml的雙倍,故叫Double,只賣幾十塊錢港幣,大家都喝得起。

酒吧當然不賣Double,那就得喝高級一點的,用個四方透明玻璃瓶的威士忌,也是Suntory廠製造,日本人很親熱地叫它的小名「角瓶Kakubin」。好喝嗎?比Double貴,感覺上已經美味得多了。

至於在酒吧中賣的最高級牌子,叫Suntory Old,是個全黑色的圓形瓶子,像顆歐洲革命黨常用的土炸彈,能喝到Old,同日本發音,是Orudo,是部長級的人物,到了銀座酒吧的高貴客人,至少得來一瓶。

不喝蘇格蘭威士忌嗎?當然也喝,一聽到就大叫:「洋酒Yoshu!」好像所有進口的都是最珍貴似的,有一瓶尊尼走路紅牌的,就是不得了。當年如果能喝到同廠的黑牌,那你就是社長級。

說來說去,當年的威士忌,是代表了所有的「混合威士忌Blended Whisky」,沒有人知道單麥威士忌是什麼東西,Double也是,角瓶也是,尊尼走路也是,全是。

喝單麥威士忌,是這三四十年間的事。至今,還有很多人沒有把這個名字搞清楚。再重複一次,單Single,並非指一種麥,而是「一家酒廠」的意思(混合威士忌可以很多家廠買來溝出自己的味道)。而Malt是指用麥芽發酵提煉,其他穀物做的都不行。

麥芽釀製,又蒸餾出來的威士忌,是透明的,是無味的,要浸在橡木桶之中,陳年之後才有色彩和味道,這是最簡單的道理。

日本人喝威士忌,最愛加冰和溝梳打水,叫High Ball,當今年輕人都沒聽過,那是混合威士忌的喝法,單麥威士忌是不加水的,但偶爾加幾滴去「打開」味蕾,有時也只加一小塊冰,老酒鬼還是喝純的。

二十年前我帶團去北海道,參觀了「余市」酒廠,他們是單麥威士忌的始祖,在酒瓶上用漢字寫着「單一蒸餾的麥芽」幾個字,好給日本人辨認,當時賣的一瓶也不過是百多兩百塊港幣罷了。

我向客人推薦「余市」時,都被人嗤之以鼻,當今一九八八年的已賣到兩萬港幣一瓶了。日本人從零開始,精益求精地把威士忌帶到國際舞台當中,能成為獨一無二的個性,是他們開始用自己的橡木造桶,再以北海道的雪水清泉釀製而成。

Nikka除了北海道余市之外,還有在仙台的宮城峽酒廠,所產的「宮城峽」也頗受酒徒注意,它的歷史並不算長久,建於一九六九年,竹鶴孝政找遍了全國,認為這地方的水質最適合釀製單麥威士忌,加上當地的濕氣很重,也是造成獨特味道的重要一環。這一家與余市完全不同,一切用最高科技來生產,不經人手,產品水準穩定,十三年的宮城峽最好,十二年的喝得過。

日本最大的釀酒廠是Suntory,雖然啤酒是公司的命脈,但從他們的「角瓶」、「Old」的威士忌開始,經歷多年的演變和進步,最後在二○○三年,國際烈酒博覽會中的「山崎十二年Yamazaki 12」贏得國際大獎,日本單麥威士忌才令人對它刮目相看。

「山崎」已是公司的旗艦,接着是同廠的「響Hibiki」更獲得無數大獎,日本威士忌的基礎打得很好,最初都用些雪梨木桶來熟睡,不偷工減料。當今的山崎十八年最美味,十年的也已經不錯,另外同公司的「白州」更是多人愛好。「白州」的一隻「Heavily Peated」,喜歡泥煤味威士忌的人不能錯過。

「輕井澤」已停止釀造,變成神話了,限量版「命之水」的輕井澤是七萬八千港幣一瓶,這時再去追求已經太遲,如果你想來現在入貨的話,建議你去買「秩父Chichibu」,它也是Ichiro酒廠生產的,Ichiro以賣日本燒酎起家,是九州酒廠,早年只注重賣他們最賣得的燒酎,沒去宣傳他們最好的單麥威士忌,現在再用「秩父」來迎頭趕上。

這家廠的商品有 「Ichiro’s Malt & Grain」、「Ichiro’s Malt」、「Chichibu Newborn Barrel」和主要的「Ichiro’s Malt Chichibu The First」都是收藏的好對象。

在二○一五年香港拍賣的單一麥芽威士忌最高價是四十五年前的輕井澤,每瓶九萬六千港幣。為什麼一早不買呢?這和一早不買房地產一樣,粵人說有早知,冇乞兒(早知道的話就沒乞丐了),乘你現在還喝得起「響」十七年¥8,934、「竹鶴」二十一年¥7,979,喝一個飽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