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漢記和禮賓傅

MEILO SO插圖

在香港值得一去的餐廳愈來愈少,大集團經營的吃來吃去不過那幾樣,看菜單已經不想吃了。有個性的,價錢實在的,都頂不過貴租,一間間關閉,寫食評也已意興闌珊。雖然這麼說,偶爾也有一兩家特別的,不妨推薦給各位讀者。

「新漢記」

一直聽說有這麼一家,老闆很喜歡去菜市場,見有甚麼新鮮的就買甚麼來做給客人吃,可惜店開在新界粉嶺,幾次想去都作罷。今天,就像廣東人所說的「的起心肝」,專程走一趟。

原來地方也不算難找,星期天不堵車的話,從市中心三四十分鐘就能抵達,門口看來像一間茶餐廳,走了進去,地方頗寬大,還有二樓。

吃些甚麼呢?抬頭一看,餐牌都寫在牆壁上,就不知點甚麼好,有位女士笑盈盈前來,就請她推薦。

「來個客家鹹菜紅炆鮮豬肉吧。」她那麼一說,腦中已有一缽油光光的豬腩,口水直流,大叫好也。

上桌一看,和想像的一樣,試了一口,更是鹹得符合我喜歡的程度,這種老菜鹹就應該鹹,甜就應該甜,不會將就客人口味而改淡,才是我最愛吃的。這種菜也很送飯,馬上就想要,但知道要叫的菜多,忍了下來。

鹹得不夠癮的話,再來一客「蝦醬蒸新鮮豬肉青」,新界蝦醬做得一流,外籍人士也許一聞就跑,我們是愛吃了,也奇怪,吃進不覺太鹹,也不腥,恰好。

來碗湯,店裡做得出名的是杏汁白肺湯,咦,怎麼看起來比陸羽茶室還要濃?喝了一口,的確是真材實料,杏仁在煲的時候已加了,做完之後更另外加現磨的,才有這種效果。

「來碟炸潮式豆腐吧。」店員建議,怎麼客家人做潮州人東西?也好,試試看,炸得的確香,又很特別,與廣東豆腐不同,比較「創發」的硬一點罷了,沒介紹錯。

見菜牌有道「豬油渣生炒涼瓜茄子」的,有豬油渣這三個字不叫怎行?吃了有點失望,沒有預料中那麼爽脆,茄子切片來炒,也不如炆的好吃。

老闆從菜市場趕回來,說買了新鮮吊桶魷魚,當然要了,是用葱紅來爆的,的確又軟熟又甜美,可惜這個季節沒有春,不然一定會更好吃。

問老闆,他推薦了「香煎一夜情馬友」,聽菜名就知道是用馬友魚鹽漬了過夜再煎出來的,果然又香又夠鹹,這時不叫飯不行了,店裡有「豬油缽仔飯」,用個陶缽盛着薄薄一層的白米飯,淋上豬油,啊,再飽也要多一缽才夠喉。

已經再也吃不下,但轉頭見鄰桌叫了一碟「鮑汁新鮮鵝掌扣蝦籽麵」,忍不住叫了。甚麼鮑汁都是多餘,加上鮑魚這兩個字就名貴嗎?真正吃的是麵條,做得不錯。甜品由店裡奉送,是「黑蔗糖蜂巢糕」,值得走那麼遠去吃這一餐。

地址:新界粉嶺聯和墟聯和道九號

電話:2681 0000

「禮賓傅」

師傅在禮賓府做了多年,所以店取了這麼一個名字,安蘭街十八號是一幢新大廈,裡面有多間餐廳,店開在五樓全層,裝修很下本錢,帶着一點點殖民地色彩,門口放了一個桶,插着多支紳士用的文明棍,也不怕客人喝醉了順手牽羊。

老實說,禮賓府我沒去過,主人會不會吃也是個問題,做的甚麼菜呢?是否中西混合的Fusion?

好友請客,坐了下來,一看已經寫好的菜單,才知道是順德菜,這下子比較安心了。

第一道菜「白鱔雞燉鹹菜湯」已經能鎮住客人的胃口,見那麼一大堆的湯渣中,有不折不扣的一條大白鱔、一大隻雞和大量的鹹菜,這麼多的料熬出來喝,加上心思,不可能不好喝,而且白鱔和雞的配合是完美的,加上鹹菜來吊味,非常之精彩。

前菜的「紹酒蒸蟹鉗」沒偷工減料,一客一隻,很大。「桂林百花卷」用鮮蝦打成漿來炸,「龍穿鳳翼」和小孩子愛吃的雞翼不同,份量不大,剛剛好。

接着的「鮮蟹肉大良炒鮮奶」就見師傅的功力了,這道地道的順德菜最難做,新手會弄得一塌糊塗。在順德吃時,有些餐廳連欖仁也不下了,這裡吃的是真正的順德味道。行政總廚鍾建良走出來打招呼,見他本人老老實實,態度謙虛得很,更是信任,凡是自大的,一看就知道功夫好不到哪裡去。

如果要環保,「桂花炒魚翅」可以叫素翅,做法一樣,我嫌炒得不夠乾,可能還只是試業階段,沒有做熟,再下去就會好的,中環食客的消息也靈通,已經天天客滿。

另有「順德野雞卷」很正宗,「師傅扣元蹄」大得吃不完,「龍王老少平安」是家常菜,還有「啫啫芥蘭煲」、「陳皮鴨腿麵」。「五味炸子雞」也做得好,所謂五味,是用洛神花醬、藍莓醬、南乳醬、綠茶淮鹽和鮮檸汁給客人蘸來吃,最後以「湯圓合桃露」來結尾。

雖然是人家請客,我一向不客氣地追問價錢,相比了一下,較附近的都爹利或上海灘等高級餐廳便宜。

地址:香港中環安蘭街十八號五樓

電話:2564 3868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