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紅靚米

MEILO SO插圖

我們是一個吃米長大的民族,沒有一種食物美味過一碗炊得熱騰騰,香噴噴的白米飯更慰藉我們的胃口。生了下來,經過短短的一個哺奶時期之後,我們第一口吃得滿足的,就是那碗飯,至到我們死去,懷念的也是那一碗飯,沒有其他主食可以代替的。

當然,如果在那碗飯上加了一匙脂玉般的豬油,讓飯的熱氣慢慢地將凝固了的豬油溶化時,發出的那陣米飯和油脂混合的香味,嘗過之後更是一發不可收拾,一生成為白米飯的囚徒了。可惜,這種滋味,因大家怕豬油不健康不去吃而消失,是一大憾事。

到了外國,法國餐意大利料理雖然美味,但一連三天不吃飯,喉嚨就像會伸出一隻手來,討點飯吃。找到一家破中國餐廳,任何爛菜都不必點,只要有那一碗飯,淋點醬油,或加點菜汁,已經是非常滿足的一餐。

我們一生離不開飯,但是我們對白飯的要求並不高。外國所有的好餐廳,麵包一定是自己烤出來,但我們去了中國菜館,不管名氣多大,炊出來的白飯,還是那麼地粗糙,這可能因為是我們的菜太過好吃,已經飽了,就不去注意到白飯香或不香,這是很對不起白米飯的事。

日本人不同,他們的菜餚是用來下酒的,吃完了菜才去吃飯,叫為「食事」。吃飯時,配些泡菜,來一碗味噌湯,慢慢地欣賞米的香味,這才是對白飯的尊重。

要是你飢餓過,就會尊敬那碗白飯,倪匡兄來到香港,第一次嘗到叉燒飯,已經樂得半天。他年輕時從軍,老兵還教他添飯時要添個半碗,吃完了再去添第二碗,才有得剩,不然早就給別人搶光。

也許是沒有經過窮困,現代人對白飯已有敬而遠之的趨向,受報紙上健康版的影響,大家都認為白飯會吃肥人的,應該吃得愈少愈好,白米的銷量已經降低,沒有必要就不去碰了。

既然飯吃少了,就得求精了。香港人一貫吃開泰國香米,確是好吃,味道那麼香,但如果說到質感,還是日本米好吃,日本的米白白胖胖黏性又很強,所以他們吃飯的禮節是用筷子夾了送進口,不能把碗放在嘴邊去扒,我們吃的米粒很散,不扒的話會跌得滿地都是。

日本米是好吃,但我們的印象又是吃了會胖,一碗飯像一碗糖,不應該多吃。那有這種事?日本米吃了胖,那麼日本人不都變成胖子?

日本米也不是每一種都美味,出名的是新潟的日光米種,尤其是魚沼地區的,用來炊飯一流,煲起粥來又那麼軟綿,真是百食不厭,比新潟米更好的,是山形出的「艷姬TSUYA HIME」米,比較一下就知道輸贏。

有時在高級超市買到,拿回家一炊,一點香氣也沒有,那是米已過時,要吃的話非找新米不可。

正當以為「艷姬」是最好最香最糯的米時,鍾楚紅的友人送給我的,是一種東北五常地區產的白米,那真的可以說是我吃過的最好的白米了。

原來,五常米也分多種,大量生產的並不夠水準,我吃的那種是粒粒飽滿,晶瑩剔透,每一粒都發亮,種這類米得有上好的水源,是用龍鳳山的礦泉水灌溉,而且周圍五公里以上無污染,之前也從未施用任何化學肥料的。

更進一步,需要純正的種子,由水稻專家王象坤教授監管,嚴選最原始和最優良的米種,未曾受過基因轉變的種子摻雜。

五常在北緯四十五度,專家們稱為水稻種植黃金地域,擁有營養獨特的蓄熱砂層,復合積碳型的黑土,以一年一季的成熟期,在晝夜溫度強烈的環境下成熟。

陽光也是最重要的,當地一年有兩千五百小時的日照,種植區遠離城市、工礦企業以及公路五公里。周圍森林覆蓋率高,生物類型多樣化,造就美好優越的生態環境,形成有利於水稻生態資源。

至於耕種的稻農,都是一代傳一代的專家,用最傳統最古老的方式細心地培養出每一粒米,他們自覺性高,絕不妥協。

收成之後的包裝管理又如何,生產的東方集團獲中國第九屆優質稻米博覽交易會的金獎,又取得國際認同的ISO 9001質量管理體系、ISO 14001環境體系、ISO 22000食物安全管理體系的證書。

這麼多資料之後,還有人問說:到底是不是有機?當然有機啦!

好東西,大眾欣賞,現在鍾楚紅與我及東方集團合作,推出的大米命名「阿紅靚米」,在淘寶網的http://rosieworld.taobao.com 上販賣,讓大家也有機會嘗嘗。可惜,中國對大米的出口管理得十分嚴格,香港還沒有辦法取得准證,當今只有內地人能夠在網上買到。

正在努力,希望有一天可以把這種大米送到全世界每一個食米國家去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