燭光晚餐

我們的先頭部隊,已經抵達墨西哥城,準備拍攝一部新片。

每天與當地工作人員開會至深夜。利用早上大家在睡覺的時間,我去逛街市,吃早餐。

我早上喜歡喝點湯的,墨西哥的人最普遍喝的是清雞湯,把肥雞熬個數小時,上桌時加點米飯在湯中,這個湯我們香港人一般上很接受。

其次便是牛肚湯,墨西哥人熬湯時不加牛肉或牛骨,所以湯汁並不甜,吃時放大量的草藥末和辣椒粉,這道菜並非大家受得了。地道的牛肚湯店中也有牛蹄筋賣,煮成啫喱狀態,軟熟好吃。偶爾也見一條牛大腸,比較牛肚牛筋有味,而且有點肥膏,不怕膽固醇高的話,吃起來不遜香港的牛雜。沒看到牛鞭,大概墨西哥人並不需壯陽。

最高享受是羊肉湯,加以香料燉過夜,湯汁清澈,肉軟熟香噴噴地引人垂涎。進口之前可以加芫荽和蔥花消除羶味,肉是另切的,用個小碟子盛著,讓客人沾辣椒醬、牛油果漿吃,我看到鍋中有個羊頭,指了一指,小販即刻會意,切下羊頭的面頰肉來。吃了一口,啊!是天下絕品,羊癡的朋友們來墨西哥,萬萬不能錯過這一頓豐富的早餐。

豬肉檔前,用來招徠客人的是炸豬皮,每張有一疋布那麼大。我喜歡吃帶著一點肉的豬皮,百吃不厭。一大早買了一塊,在辦公室中忙了起來不出去吃午餐,就全靠這張豬皮充飢,想起中國故事中一對夫婦逃難時做了一塊大餅,留給家中的兒子吃。回家一看,兒子餓死了,原來只吃嘴前的,其餘的餅懶得去動。我才不會那麼笨,將豬皮吃得精光。

不是每天那麼忙,也有機會在中午和當地同事到餐廳去吃,墨西哥人感到最驕傲的巧克力醬雞肉,我只試過一次,再也不肯吃那麼古怪味道的東西。牛排多數餐廳都做得不好,烤得太熟太硬。寧願叫他們的炆牛舌,做得極有水準。

今天試到的是炸仙人掌蟲。

人家看了都怕怕,我卻很享受地細嚼,一股香甜,介乎肉類和魚類之間,是罕見的美味。

炸螞蟻蛋也是一絕,每一顆有半粒米那麼大,進口只感到香甜,毫無異味,問侍者有沒有旁的做法?他點點頭,到廚房為我做一道用蒜茸蒸的螞蟻蛋來吃,每一粒咬破時波的一聲,爽口彈牙,甜汁流出,吃過之後才知道除了伊朗魚子醬,還有那麼美味的東西。

墨西哥城築於高原的盆地,海拔兩千多公尺,空氣稀薄乾燥,香港來的同事們拚命喝大量的開水才能止渴,大家說有阿二靚湯就好了。這次等籌備工作做好,我便要做阿二,煲些湯給大家喝。

菜市中看到紅蘿蔔,就決定煲青紅蘿蔔豬腱湯,本來是用牛腱比較味濃,但是有很多同事因宗教關係不吃牛肉,只能以豬腱代替,青蘿蔔找不到,用洋蔥了事。加點帶來的榨菜吊味,絕對不會失敗。

有花生賣,可以煲雞腳豬尾花生湯了。

海鮮類不齊全,但也有鱲魚,煎它一煎,再爆荳腐和炒青菜,然後煲湯。

墨西哥的雞都黃油油地很肥,買七八隻,剝皮去骨來煮粥。這裡的人也吃飯的,超級市場有白米出售,把雞骨放進粥中熬。肉切薄片,等上桌前再灼它一灼,這煲雞粥一定受大家的歡迎。至於雞皮,學倪匡老兄的做法,串起來烤,離鄉別井的香港人,哪能忍受這種誘惑。

我把這幾道菜形容給同事們聽,還沒做,大家已流口水。

吃厭了墨西哥東西,今晚大家到一間叫「長城」的中國菜館。我臉皮最厚,向老闆說讓我到廚房去炒個飯,他無奈地答應了。

飯炒出來,每一粒都給雞蛋包著,呈金黃色。同事們試過,說果然沒有失望,對我的手藝信心大增。

自己下廚,沒有胃口,光著喝酒,回到旅館又是開會,上床已是半夜三點。

飢火難擋,取出旅行用的小電爐來,水滾了,下一包由香港帶來的公仔麵。

好像有預感,早上在菜市場看到了一堆很像菜心的蔬菜,綠油油中間夾著黃色的菜花,不管三七二十一地買了兩把,剛好派上用場。把菜心洗乾淨,本來要除去頭部的,發覺菜梗脆得很,洗的時候已經折斷,每一個部份都能吃。

麵湯已滾,將菜心放進了,菜心即熟。剛要吃時,忽然,全間房子的燈光都熄滅,原來是旅館的電壓不足,我用這個小電爐,已經燒了保險絲。

漆黑中,用打火機找到抽屜中的蠟燭,點了起來。

菜心和公仔麵香氣噴來,進口,菜心香甜,帶點苦味,比吃肉佳,這個燭光晚餐,因無伴侶,不帶羅曼蒂克,氣氛卻頗為難忘,特此誌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