意大利之旅-利維亞拉

僱了一輛司機轎車,由米蘭向西走到都靈。

因為這是一個遊客不到的城市,引起興趣繞道去觀光。

一路上看到曠闊的原野和遠處的山脈,與瑞士邊界間的阿爾卑斯山之高峰Matterhorn出現在眼前。

認識都靈,是她近年來積極地辦影展,數次來邀請香港電影界參加。其實都靈是意大利的重工業中心,霞飛汽車原產地。她有個汽車博物館,第一架從北京競賽到巴黎的優勝霞飛車在此展出。

城市的法國味道很重,比起米蘭,她有更多的古建築物,非常壯觀。但是可惡的德國人和日本人,專在這裡賣汽車廣告,到處屋頂上可以看到賓士和日產的大招牌。

在一家五星旅館下榻,櫃台管理員木口木面,走進房間,小得可憐,又沒有浴缸,花灑處很狹,胖子擠不進去,這五星是怎麼訂的?

放好行李到市中心的羅馬廣場,名牌店雖林立,已無購物慾望,坐在路口咖啡室看本地人走過,意大利女人十四五歲,美麗,一過十八歲多發胖。坐了一會兒便回酒店,怕看多了變成髒老頭。意外收穫,是看不到一個日本人。

司機帶我們到山上的一家別墅吃晚餐,它被一個私家小森林包圍著,環境美得不得了,住在這裡一定長命,別墅花園正在舉行婚禮,新娘一走出來,嚇得我們一跳,看起來是個近五十歲的老娘。

第二天清晨六點起來。星期日菜市場關門,沒地方好去,正在徘徊,遇到那個木口木面的酒店管理員趕來上班,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拉他去附近酒吧。他要杯咖啡,我來瓶啤酒後搶著付了脹。

才十幾塊港幣,這個人好像欠了我的一生一世的人情債,拚命地和我交談,臉上充滿笑容,冰一溶開,意大利人是好客的,是熱情的。我們出發之前他還親自幫忙提行李,又趕進櫃台拿出幾本酒店的宣傳小冊,要我們再來。最後擁抱一番才放我們上路。這家爛五星酒店,有了他,印象好像不太壞。

由都靈南下,直奔意大利利維亞拉。一般遊客只知道有法國利維亞拉,像尼斯和康城等城,意大利的海灘在地理上是一線牽的,故不遜色。

先到日諾亞Genoa看看,哥倫布是最出名的日諾亞人,市中有他的一個巨大的銅像。日諾亞也是意大利最重要的港口,但是最吸引我們去的是,馬克吐溫在他書上說日諾亞的女人,是意大利最漂亮的。

胡說八道,我們兜了好幾圈,看不見一個美人。

美食倒是有的,一家沿海的小餐廳叫「貝爾的老客棧Antica Osteria Del Bai」,其貌不揚,但一走進去,佈置得一塵不染,高貴典雅。架上各種Grappa玻璃瓶,每瓶樣式不同,令人愛不釋手,想買回去,伯打爛,算了。魚蝦蟹都可口,尤其是地中海龍蝦,樣子介乎香港龍蝦和大型瀨尿蝦之間,是吃過的龍蝦之中最鮮美的。

經一條又彎又曲的海邊小路,抵達「良港Portofino」,這裡有旅程中最豪華的旅館Splendido。臨海靠山一走進去就看到大堂中掛著無數的皇親國戚照片,大明星如奇勒·加寶、堪富利士·保加、加利·古柏、格麗絲·凱莉都簽名留念。

每間房間各有陽台,由窗口望去都是有風景的room with a view。房中的古董傢俬和鏡台裡藏著最新技術的電話電傳機。一按鈕,鏡台裡的電視機升高。浴缸是巨型的耶庫齊噴泉,高級享受應有盡有。

酒店的山丘小道上建著各個角度的瞭望亭看海,最大那個是燭光餐廳。魚子醬、醇酒、吃不盡的牛羊魚蝦,可惜都是些上了年紀的客人。這世界很公平,年輕刻苦,老了享受;年紀太輕,也沒心情欣賞這裡鮮紅的夕陽。

出發去維羅納Verona,這個讓莎士比亞歌頌無數次的城市,怎能錯過?

走到山頂上的城堡餐廳望下,彎曲的阿迪傑河穿過玫瑰紅的古建築物,城裡的屋子都是以當地出產的粉紅色大理石鋪面的,不被近代文明污染,時光倒流。

大批的遊客手拿著地圖,沿著Via Cappell走去,少女居多,她們在追尋茱麗葉的住屋,路邊掛著一個茱麗葉餐廳的招牌,很煞風景,但走入深深的庭院,我們看到了那個陽台。

這就是羅密歐求愛的地方,但是茱麗葉不在陽台上,她被鑄為一尊銅像,立於院子內。

啊,可恨的遊客,摟著銅像拍照。茱麗葉的右邊的胸部被磨得發光。一個面貌猥瑣的亞洲人豪不客氣地撥開人群,跳上銅像,以他矮小的身體依偎著茱麗葉,用右手拚命揉捏著她的乳房,叫他的同伴替他拍照,我不禁狂怒,用粗口呼喝一聲,其他遊客都叫好,這傢伙才乖乖地爬下來。

要是夠財夠勢,一定叫意大利政府把銅像搬上陽台,不被這些禽獸遊客蹂躪,才能消此心頭大恨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