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童橋

到東京去玩,當然去銀座走走,年輕人則到池谷、青山、原宿等地購物,我最喜歡的是一大早到築地魚市場去吃東西,買些蔬菜帶回來。

除了築地,近來愛逛的是合羽橋。

合羽橋日文唸成Kappa Bashi。Kappa和河童同音,有時誤識為河童橋。河童是一隻在童話中出現的動物,有手有腳,卻長了一個平禿的頭,嘴巴像鴨子。因為形像鮮明,合羽橋的商店街就用河童為標誌。它離開淺草車站不遠,向西北方向走去,十多分鐘之後,看見街上畫著一隻隻的河童,便是合羽橋了。

特色是賣餐具,你如果要開任何形式的餐廳,只要到合羽橋走一圈,甚麼東西都能齊全地收羅。

走過一家,小小的櫥窗中看到一些咖啡杯,精美得很,便進去看看,店舖小得很,各式各樣的咖啡杯由最便宜到最昂貴的都有,轉個角,有條樓梯,登上二樓,佈滿了世界各國運來的磨咖啡粉機。走到三樓,汽油爐、火水爐、蠟燭爐、炭爐、專賣爐子。四樓、是咖啡店中用的林林總總的餐牌,木做的、皮做的、塑膠做的。五樓、裝方糖的容器和煙灰盅。六樓、招牌設計和室內裝飾品,都與咖啡有關。這時你已經走到腳軟,看到眼花,不想再爬七樓和八樓。

旁邊一家是專賣日本人開中華料理的用具,都是些日本人設計的假中國東西,碗碟筷子,中不中西不西地,但應有盡有,包括裝飾門口的兩隻大石獅子。

再過去是門簾店,日本人開店喜歡掛門簾,若將它掀起,就表示收檔。由傳統的浮世繪到近代的抽象畫設計的門簾,讓你去選。我買了一副,分兩面,左邊是普通藍花布,右邊畫著一個小孩捲起門簾偷看,可愛到極點。門簾店也賣大旗子,為你訂製印上店舖名字,插在門外招徠客人,有些小旗寫一個「冰」字,是供店舖在夏天賣紅荳刨冰,還有一幅中華麵,讓推車的小販深夜賣宵夜用的。

同樣的舖子至少有五六間,客人可以一間間的比較價錢,通常在合羽橋買的價錢是大百貨公司的一半,至少也要便宜小雜貨店三成左右。而且,其中一家一定在大減價,大減價的招牌也隨時可以買到,在大減價商店買大減價招牌。樂事也。

鑄鐵店中一排排的燒烤用品,大小火盤。大火盤是給夏天生火用,仿古地,學著當年行軍時,木架上束個鐵斗,斗中裝著柴枝點火照明,現在則用來做立體的廣告。小火盤上有幾根細鐵枝,頭頂鑄個小印,原來是像西部片烙牛皮一樣,這個小印用來烙餅,軟軟的荳沙餅製成後,打上商家的標誌。

刀叉店中,切金槍魚的大刀到鋸牛扒的小刀,數百種之多。我選中了一把新科技製成的利刀,七彩花紋,美得不得了。店員看我喜歡,拔下頭髮往刀口上吹去,和武俠小說裡形容的一樣,頭髮斷掉。叉子則是燒烤用的大型者到叉水果的袖珍型,其中有一把是竹頭做的叉,原來是用來叉荳腐的。

漆器舖子中,無數的漆盤,大大小小。喝麵豉油用的小碗上有個蓋子,有時打不開,皆因漆器遇熱會膨脹,吸收碗內空氣,用手指輕輕地壓著碗邊,那蓋子就波的一聲自動地跳開。但是漆器有一陣古怪的味道,我極厭惡,看了兩分鐘,掩鼻而逃。

隔壁的店裡傳出香噴噴的味道,都是些香精,供洗手間內用。酉洋洗手盆種類較多,日本式的是用一塊大石塊鑿出來,上面有根竹管子,讓盆流水不斷地注入盆中,水溢出,永遠保持乾淨。門口用的男女牌子,最普通的是以抽象的形像畫出一個雙腿的男用,和一個穿裙子的女用。複雜一點,撲克牌上的皇帝和皇后,再來是用畢加索的哭泣的女人和狄嘉士的藍色小丑做代表。有些牌子畫著一個男的抱著一個女的,亦意味著這洗手間是男女共用。

咦,魚、蝦、蟹,賣些甚麼?這一家店最特別,都是餐廳櫥窗內的蠟製標本。

數十種壽司齊全,包著的紫菜像會被風吹起。蠟做的雪糕、蛋糕,令人垂涎。

整隻的蠟龍蝦,有的是墨綠色的生蝦,或是全紅色的煮熟,最妙的是他們仿製的烤魚,皮上切開處有點燒焦痕跡,裡面的肉是雪白的,皮上沾著一些鹽,還有一些刮不乾淨的魚鱗呢。

最後是餐廳中的傢具舖子,由喫茶店中的舒服沙發到居酒屋用的小繩椅,還有酒吧的圓型小凳,你開甚麼店就買甚麼桌椅。

我終於看見幾個習慣用的茶杯,原有的已打爛到剩下一個,找遍東京百貨店也沒法子發現。它薄得透明,翻開杯底,寫著「光峰」兩個字,才賣二十幾塊港幣一個,即刻買了半打。

一條街,走下來,走馬看花,已花了四個多鐘頭。我去的那天剛好是星期日,大部份商店不開門呢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