數字遊戲

友人問:「三姑六婆,出自何典,是否有其人?」

照我所知,罵人八婆的八婆,考據不出來,但是三姑六婆的確有名堂。三姑者:尼姑、道姑、卦姑。六婆者:牙婆、媒婆、師婆、虔婆、藥婆、穩婆也。

八婆大概出自「八卦」。女人喋喋不休、好事生非、挑撥離間者,稱之八婆。台灣人叫「三八」,和婦女節無關。三八者,帶有姣婆、蠢婆、癲婆之意。

數目字除計算東西之外,的確很好玩,中國文字從一到十,皆可成為遊戲。有時好,有時壞,依個人喜惡,可大作文章。

一寸光陰一寸金,把時間和金錢用一寸寸來衡量,虧古人想得出。

壞意頭有:一刀兩斷、一手遮天、一毛不拔、一成不變、一板一眼、一竅不通、一蟹不如一蟹等等。

好意頭多的是:一見鍾情、一鼓作氣、一塵不染、一團和氣、一鳴驚人、一網打盡等等。一字千金,更是我所欲也,一錢不值就衰了。別忘記一舉兩得、一箭雙鵰,還有一絲不掛呢。至於一氧化碳,就不必去研究了;一葉知秋,很有詩意。

二字廣東人發音似容易的易,很受香港人的愛戴,但是二字的用途不廣,被形容為二等,更是不舒服。較為熟悉的人物為二郎神,自己喜歡做的是二世祖。

三字廣東人也愛好,和「生」發音相同,但也令人想起從前的九龍城寨叫三不管,更不好的是媽媽聲的三字經。三角戀愛是很麻煩。三國志人人都曉得,但現在讀的人已不多。三民主義又有誰知道是講民族、民權、民生呢?喜歡的是《心經》中的三藐三菩提這一句,意思和三沒甚麼關係,說的是真正的平等。

三笑大家以為是指姻緣,其實出自一個叫惠遠的人,住在蘆山東林寺,送客不過鐘,人家以為他沒禮貌。陶淵明和陸進修有一天來做客,惠遠照樣不送,他們三人都知道不必依這些繁俗,一齊大笑。是三個人笑,不是秋香笑三次的笑。

代表五字典型是「不為五斗米折腰」,現在這麼做人人都要餓死,嘲笑自己為五斗米折腰倒是很瀟灑。

五四運動讓我們以白話文書寫,六四是慘事悲劇,叫人趕緊忘記它,是奴才之言。凡有點知識的人,都知道它是過錯,何必在共產黨未來之前,已搶著做狗?

六六三十六,三十六計是甚麼計?記不清那麼多,三十六行是哪幾種行業?也不必去理會。六君子倒是要記得的,歷史上出現過不同年代的六君子,最先是慶元間趙思定去國,太學生上書屏斥,他們是周端朝、張衛、徐範、蔣傅、林仲麟、楊宏中。開元間上書被謫的是:陳宜中、劉黼、黃鋪、林測祖、曾唯、陳宗等。明朝死在魏忠賢手下之六人為楊漣、左光斗、魏大中、周朝瑞、袁化中、顧大章。後來魏忠賢再抓一批六君子,為周起元、繆昌期、周順昌、周宗建、黃尊素、李應昇。最出名的六君子是清朝的譚嗣同、林旭、楊銳、劉光第、楊深秀、康廣仁,各位生兒子不知取何名,不如用六君子為例,現在已不是帝治,長大後不怕被殺,但一定會成為一個有節氣的人。

七月七日為七夕,中國情人節。七國,亂也。七小福,洪金寶、成龍、元彪等。七十二家房客,近代話劇中最精彩者,七步成詩,又如何?沒有人聽得懂,笑得七顛八倒。

八,「發」同音,香港人的至愛。八婆討厭,八公則不錯,晉朝人以太宰、太傅、太保、太尉、司徒、司空、大司馬、大將軍為八公。八公是做官的,豈可與婦孺相比?但是做八百壯士就不大好,都死了。八仙飯店,死人也多,還是八仙過海較有趣。八股文章做不得,八珍是醋和醬油的名牌,八拜拜得太多,頭都磕腫,八旗滿州人才懂。還是《天龍八部》家傳戶曉。八大山人是畫家,八百伴為日本店,日本人的八百原是賣水果蔬菜的。八字眉長在李鵬頭上。

九唸成久,也為人喜愛。第一個入腦的是九龍城,再來想不起有甚麼和九有關的。《九陰真經》吧,唉,真是狗嘴長不出象牙。

十有十誡。不殺人放火說得過去,不通姦的第七誡,多數人都犯,還有不許亂用上帝的名字那一條,美國人根本辦不到,左一句右一句,都是God Damn It!

至於百,有百發百中、百戰百勝、百家姓、百科全書。對了,還有百貨公司。人家讀了我的文章後,在電視上看到我,都說:「百聞不如一見,見之失望之極。」

千、萬、億、兆,已數不清,港幣日漸貶值,快要變成日本貨幣單位,甚麼東西都是萬萬聲,香港的百萬富翁已沒甚麼了不起,由尖沙咀排隊排到西貢,還有數十萬人要被推進海。

最後是那個四字,香港人最不喜歡,和「死」字發音一樣,但是四千金、四個老婆、都不錯呀,說起來「無」字也是個數目字,娶不到四個老婆,無奈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