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性生髮水

一種米養百種人,一百個女人之中,個性沒有一個相似,身材也各不一;胸部有大如沙田柚的,也有小如茶杯蓋子,但她們都有共同點,就是都愛戴乳罩。

在六十年代,婦權運動者燒胸圍抗議,製造商有過一個大危機之外,這門生意一直興隆,由十幾塊錢到數千元一個,盈利額上億。

儘管女人大喊自由平等,總敵不過時間和地心吸力,燒完再去買一個。

和女人做愛,第二類最刺激的過程莫過於脫對方的乳罩,越急越糟糕,絕對解不開鐵扣,終於以整個拉下來收場。至於第一類最刺激的,不用畫公仔畫出腸吧。

鐵扣是在背後的,年輕男人絕對想不透那麼複雜的手勢是怎麼做出來?女人要反手伸到後面,一個扣、兩個扣、三個扣,看也看不見,怎能扣得準?

啊哈,原來女人是簡單地把乳罩放胸前,眼看著扣好之後,再一百八十度旋轉到背後的,笨蛋!

有些時候,拚命地去搜索她們背後的扣子,一摸之下,咦,怎麼光溜溜地,一個扭子也沒有?再考察胸前,也不知鐵扣在何處。這時的愕然表情一定很可愛,女人即刻笑嘻嘻地叫了一聲傻瓜之後,用手指按著胸前秘密格子?一個四方型的塑膠小塊,嚓一聲,乳罩便在你面前左右打開。年輕男子,驚嘆發明者的智慧,簡直是可以得到諾貝爾獎金嘛。

女人愛乳罩的另一個原因,是可以名副其實地裝胸作勢。胸圍設計人第一個想到的是怎麼將雙乳托出來,故此產生了又窄又小的道具,平胸女子可以不必挾著雙臂擠出來,由乳罩代勞好了。

當乳膠不是很通行的時候,女人跑進洗手間,拉了大半卷廁紙往胸罩中塞,是個普遍的現象。和對方接吻之後,來不及將紙頭拉出來,男人一摸,大嚇一跳,窣窣窸窸地,是甚麼東西?

從此又產生了吹氣的乳罩,在左右杯上各有一根像喝可樂的吸管,一次就膨脹,至今還沒有遇到戴此類胸罩的女人,只是在世界版新聞圖片中看過。大概是經常一邊漏氣之故,此種設計未曾風靡。

後來乾脆把乳膠縫進乳罩中,戴起來,平坦見骨的胸前,忽然腫出兩團東西。樣子是不好看,但是睡在上面倒是挺舒服的,像兩個小枕頭。

乳膠胸罩的另一個弊病在於它的氣味,南洋天熱,人多汗,吻到她們胸前,這一股味道是從哪裡來?附近又沒有橡膠園。

初成長少女,不知如何買胸罩,都是由母親代辦,她當然替女兒選一個又大又厚又老土的,樣子像兩塊手帕綁在一起,真是滑稽,但是別輕視這兩條手帕,美國的乳罩公司就在一九一三年靠這個簡易的主意起家,成為一個數百億的乳罩王國。

隨著時代的進步,當今女性雜誌上看到的圖片,胸罩的款式千變萬化:直帶的、交叉帶的、無帶的、全杯型、半杯型、全杯而上半杯是透明繡紗型,等等等等。走在科技尖端的是由電腦設計的,密度天衣無縫。

花了那麼多錢弄來一個,穿在裡面,欣賞者寥寥可數,有些例子更是全無,女人勇敢地把乳罩當外衣,但是至今看到的外乳罩時裝,沒有一個好看,尤其是麥當娜那兩個尖鋼半圓型的,和她擁抱,不給她刺得流血才怪。

最性感的乳罩應該是那個穿起像沒戴的吧。

有個導演拍戲用了一個胸前偉大的女演員,但怎麼拍,看起來還是硬崩崩地。我向他說不如叫她不戴胸罩吧。導演解釋那個女演員不肯,若沒胸罩,那對東西墮落及腰,我指出有種叫No Bra Bra無罩罩的,以一層薄紗包裹,再用細帶吊起,絕對自然。這個三十幾歲的導演竟然不知道有此物存在。告訴女演員,她也不懂,真可憐。

百貨公司裡,除了No Bra Bra,還有只是兩片貼膠,由下面硬托起來的商品出售。女人沒有刺激,乳蒂挺不起來,商人又發明兩個假乳蒂,像小孩子餵奶的那種,給女人黐著呢。

穿低胸晚禮服,便得戴沒有吊帶的乳罩了。

這種乳罩戴起來最辛苦,太鬆了便會掉下,太緊的話,變成飛機場。就算是剛剛好適合的,穿久了也入肉,留下深深的紅色紋痕。

年輕時男人拚命研究如何將構造複雜的胸圍解下來。年紀一大,才學會遊戲,當你伸手到她們的背部,女人以為你要解開她們扣子的一剎那,忽然,用力一拉,把她們的乳罩帶子當彈簧,即刻放手,拍,一個大響,彈得她們雪雪呼痛,才是最好玩的。

這時女人嬌罵:粵語「死鬼」、台灣話「討厭」、韓語「Apo Yobo」、日本人詞彙較貧乏,只會說「您Anata」、鬼婆子粗魯,來一句「狗養的You son of a bitch」,但都是可愛到極點的。

乳罩萬歲,將永遠與歷史共存。女人對它的追求不惜工本,和男人追求生髮水,是一樣的。越來越覺得應該去做胸圍的生意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