墊上運動

懶洋洋的下午,一個年輕的外國女記者找我聊天。

「你對運動有甚麼看法?」

我以為她是來談電影與文學,一開頭,就講這個乏味的話題,也只有勉強應付。

「運動,我最不喜歡運動了。看過美國總統卡特慢跑的一張照片,痛苦得像死人一樣。」

「連看足球世界杯也沒有興趣?」

「中國從前有個大軍閥,看了足球,說為甚麼要那麼多人搶一個球?每人送他們一個好了!我的看法和軍閥一樣。」我不是很正經地回答。

「那麼你一生人中從來不做運動?」

「那倒不是,做學生時被迫上運動課,長大後,也打過籃球,那時候精力旺盛,能抵消過強的性慾,倒是件好事。」

「現在呢?真的一點運動也不做?」

「現在已不夠用,還要浪費體力,豈不是暴殄天物?」越講越荒唐,連她也笑了!

「偶爾游游泳,應該的吧?」

「我有個做導演的朋友,很愛運動,但是因為賺的錢不夠,一直拚命工作,後來終於有能力買間公寓,有個游泳池,便天天游泳,結果患了風濕!」

「可是有些女人很喜歡有筋肉的大隻佬呀!你不羨慕他們嗎?」

「簡直是惡夢!那些人拍恐怖片不用化妝!現在肌肉是一塊塊的,但是不繼續練的話,皮膚即刻變成一袋袋!舉重的人好像在吸海洛英。不能停止,是多麼可怕!讓別人去做大隻佬好了,別煩我。」

「打高爾夫球呢?你這種年齡的男士,最適合打高爾夫球了!」

「我有許多好朋友都打高爾夫球,我沒有意思得罪他們。但是你們西方也有句話,說高爾夫球,是一群老人,對追求女孩子失去了興趣,只有追打一個可憐的小球。」

那女記者看著我的身材,繼續說:「你甚麼運動也不做,但是肚腩還不大,有甚麼秘密?」

「一點秘密也沒有,喝茶吧了。」

「喝茶?」

「廣東人一直愛喝普洱,普洱能消除多餘的脂肪,是數千年來公認的事實。但是要喝得濃,越濃濃的,最好是像墨汁?」

「墨汁?」

「是的。肚子中沒有,多喝一點。」

她不了解這句話,笑不出來。

「那麼你一點運動也不做?」

「做呀!動動手指抽香煙。」

她才明白我的話,微笑起來。

「現在流行穿運動鞋,男女都穿,你喜歡不喜歡穿運動鞋?」

「最討厭了,運動鞋臭死了。而且女人穿起來,腳板顯得更大,像唐老鴨的女朋友,一點美感也沒有。」

「你對運動,是那麼地憎恨?」

「那倒不是。」我嚴肅起來:「我不反對別人替我做運動!」

「別人替你做的運動?那是甚麼運動?」她有點不安地追問。

「按摩呀!你想到甚麼地方去了?」我笑著:「還是古人聰明,創造了這門藝術,讓別人替你操練肌肉,我們澡堂子的擦背搥骨,是你想像不到的享受!」

「說到古人。」她問:「中國古人,難道不做運動的嗎?」

「除了農夫,或靠體力為生計的,多數不做運動,尤其是讀書人,有誰那麼多功夫做運動?他們最多是遊山玩水,帶著青樓名妓,走走停停,一點也不勉強。我多想過一過他們的生活!」

「你現在也有能力學古人呀!」她說。

我搖搖頭:「絕對不可能了,我生晚了一百年。」

「爬爬山有甚麼了不起?」

「不止爬山那麼簡單,別忘記了那些名妓。」

「名妓又怎樣?」

「哈。古人雖然不跑步,但是床上這一回事已經包括了一切的運動。掌上壓當然要做,精神集中起來,鼻孔收縮放大,眼睛上翻,耳朵嗡嗡作響,毛髮挺直,腳指公彎曲,膝頭哥擦得流血,實在厲害?這才是真正的運動,哪會去靠一架走不動的機器健身腳踏車,而且用過幾次之後便擺在一邊!」

「你們現在也可以做這一回事的!」她說。

我懶洋洋地:「當然可以,不過古人除名妓之外,還有四個老婆,和平共處,我們現代讀書人的健康大不如他們,也是這個原因。」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