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吻淺解

你這一代人我不知道,我們第一次看到人家接吻,多數是在銀幕上的。

最初的反應是:「媽媽,為甚麼他要咬她?」

上小學時和鄰座的頑童一齊逃學看電影,男女摟吻鏡頭出現,他扮專家說:「那不是真的,有一塊玻璃隔著!」

我雖然還沒發育,但也沒蠢得那麼交關去相信他。

到思春期,當然也正常地幻想將來的初吻,會是甚麼滋味?沒有對象,抱著枕頭練習,一點味道也沒有。

記得當年看的一齣戲叫《戰地鐘聲》。女主角向男主角說:「我不會接吻,不然我就親你。我應該怎麼擺我的鼻子呢?」

加利·谷伯和英格烈·褒曼都有大鼻子,我們東方人才沒這個問題,你沒看到粵語殘片裡,他們要接吻之前都先嘟著嘴的嗎?

第一次接吻時,本能地傾斜著鼻子,但是心太急門牙碰著門牙,嚓一聲,記憶猶新。

對象是誰?倒想不起來了。反正當年有幾個女朋友,後來和她們重逢,敘述往事,總是那一句對白:「第一個吻的是你。」皆大歡喜。

當年的女孩也真怪,和她們接吻時她們總是拚著老命閉著嘴,好像口一張開,處女膜便即刻破掉。這當然不只是從前的事,現在的許多女孩也都是這樣的吧。

次數一多,便學會先聞對方的頭髮,吻耳根,移動到嘴唇,暫時停留在那兒數分鐘,用舌頭掀開對方的牙齒,伸了過去,又吸噬過來。

接下去,嘴唇已經不是最重要的方位了。

通常,女人在接吻時總是閉著眼睛,而男的是睜開的。心理學家的分析是:「男人在接吻時張開眼睛,是要看對方陶醉的樣子,滿足大男人的虛榮心。」

是不是虛榮心呢?我想好奇感比較恰當吧?女人也應該好奇的呀,她們不張眼,怕男性認為她們不夠投入,才是真正的理由吧。

男人張開眼時,看到女人閉著眼,又在猜疑,「她是不是在想別的男人呢?」

最好的辦法是男人看你,你也看他。

但是,永遠不滿足的死男人都認為睜開眼的女人不是好東西。君不見《孽緣》中的格蓮·寇絲,或者《本能》裡的莎朗·史東嗎?她們都是看男人的。

印象中好像西方人對接吻比較拿手。其實接吻也不是洋玩意兒,我們的古典文學中早就提起,不過我們不叫接吻,我們更體切地稱為親嘴。

接吻比握手更流行的地方,直接了當。像西班牙,男女一見面就來一個,不過不親嘴,吻的是雙頰,要是女方有意思,那個吻是吻得濕濕的。乾乾的話,那麼男人一點希望也沒有。

咦已!那麼髒?男同性戀者尖叫。

髒甚麼?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已不易,有肌膚相接,擁抱至天明的感覺是多好。你們懂得嗎?天下美女那麼多,還那麼貪心地去搞男的幹甚麼?

男人和男人的吻總是看不慣的,也許我太迂腐。《喜宴》裡的兩個大男人交頸,看得毛骨悚然。有時男人會吻男人的手,表示對對方的尊敬,那沒甚麼呀,你說:「《教父》電影中不是常出現嗎?」

你去和黑手黨打交道好了,別煩我。

吻女人的手倒是好事,雖然是老土了一點。但是時代興老土呀。有紳士風度的男人見少賣少。在激動、喜悅之下,忽然抓對方的手吻一下,你會發現這是一顆極有用的種子,時時引導至吻她們其他地方,不妨試試。

女人吻男人比較容易,這個直接示愛的方式很少受到對方的拒絕。男人可憐,他們要吻女人,啊哈,可得三思而行。萬一一吻,被對方推開,那多沒面子!死了,死了,要是女人到處唱衰,那如何是好?

吻女人需要又狠又準,像專業的獵人那麼一擊命中,這完全靠經驗和直覺,教是教不會的。不過業精於勤,失敗的次數累積下來,面皮厚了也是學得到的。條件是要舉止大方,有點豪氣,乾乾淨淨。態度猥瑣,人小氣、樣子衰的話,那麼只有注定一世人打飛機了。

最難得到並非名門淑女的吻,而是娼妓的嘴唇。她們認為工作是工作,跨過界限是絕對不可饒恕的事,所以你們看《風月俏佳人》時,茱麗亞·羅拔絲看著沉睡中的李察·基爾,用手指點著對方的嘴唇,那是她多麼渴望而得不到的呀。

接吻、性交,都是我們人生的一部份,也是人類最少提及的一部份。能夠愛就去愛吧!看到地鐵裡小巴中青年男女的熱吻,成年人為之側目。這是他們自己年輕時沒有嘗試過的反應,不然的話,他們心中一定會說:「有甚麼大不了,當年我比他們更狂!」

吻得多了,會變成專家。當你是專家的時候,只想性交,已經不大喜歡接吻了。不信嗎?總有一天,你會微笑著說我是對的。

乘現在還有興趣,我們接吻吧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