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根廷之旅(完)

MEILO SO插圖

我們來到了阿根廷之旅的最後一站:伊瓜蘇瀑布THE IGUAZU FALLS。

從飛機上看下,一片又一片的熱帶雨林,連綿不絕,有較阿馬遜的還大的感覺。巨川穿過,到了伊瓜蘇瀑布口收窄,叫為「魔鬼的喉嚨」。

整個瀑布呈J字形,不是很大呀,飛機師聽到了哼哼一聲:「到了下面你就知道。」

世界有三大瀑布:南非贊比亞和津巴布之間的維多利亞瀑布,巴西和阿根廷的伊瓜蘇瀑布,還有看過伊瓜蘇之後,羅斯福夫人嘆為可憐的美加尼格拉瀑布。

到底哪一個最大?據資料:伊瓜蘇最闊,但中間給幾個流沙堆積成的島嶼分割,變成維多利亞最大。而尼格拉瀑布的高度只有伊瓜蘇的三份之一,最沒有看頭了!

誰最大都好,伊瓜蘇的有各個不同形狀和角度去看,總計有好幾百處,伊瓜蘇毫無疑問是天下最美的。

伊字在當地語是「水」的意思,而瓜蘇就是「大」了,美麗的傳說是天神想娶一個叫娜比的少女,但她和愛人乘獨木舟私奔,天神大怒,用巨刃把大地切開,造成瀑布,將這對情侶淹死。

要遊伊瓜蘇,先得進入巴西境內,有個數十萬平方米的國家公園,保護着大自然的一草一木,沿途看到巨喙的大鳥和鼬鼠,並不怕人。

終於到達我們要入住的酒店DIAS CATARATAS,外表粉紅色,像出現在《時光倒流七十年Somewhere In Time》的電影中那麼浪漫。

經花園到游泳池,進房後先看浴室,已比普通套房還要大,一切設備完善,書桌上擺滿鮮花,讓客人不想出門。

但已經心急,乘着夕陽,直奔就在酒店前面的伊瓜蘇,才明白機師所謂,確實偉大!瀑布一個接一個,顏色不斷地改變,水流隆隆作響,沖到石頭濺散,造成幾十道的彩虹,是天下最美的景色,要求婚的話,還是帶女朋友來,才算有情調。

欣賞瀑布有幾個方法,我們都玩盡了,翌日乘直升機,從高處感覺不到瀑布的威力。再乘船,除了被水濺得一身濕之外,別想拍甚麼照片。

最好的當然是步行了,我們除了在巴西這邊看之外,還折回阿根廷那邊欣賞,角度更多。阿根廷政府致力發展旅遊,搭着完美的木梯讓遊客一步步爬上爬下,上年紀的遊客則有電梯可乘。

我沿着木梯從上流走下,像進入了瀑布的心臟,有如李白形容的水從天上來!

水珠造成的視覺效果,幾乎都是彩虹,一生人沒有看過那麼多,每次看到一道,都想見見彩虹的末端,是否有像洋人形容的出現一鍋金子?這次證實是找不到的了。

和馬丘比丘一比,一個是靜的,一個是動的;一個是死的,一個是活的,這種人生經驗難得,必去的地方,伊瓜蘇瀑布是首選。

折回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,去看上次沒時間看的歌隆歌劇院,和歐洲各大城市的一比,這裡的當然顯得渺小,裡面裝修的所謂豪華,都貧乏得令人發笑。

但是,喜歡歌劇的人才會欣賞,它的舞台比觀眾席更大更深。地板下面挖空,像小提琴的效果一樣,強烈回響。最佳座位大家以為是總統包廂,對着舞台的戲票反而不值錢,豈知總統包廂只能看到小部份的表演,那個座位,是讓觀眾看到人,而不是人看到戲的。

整個劇院有七八層高,最奇妙的是最低的,只有半層,是讓誰來看?原來是寡婦專席,帶喪的人不方便在公眾面前出席,只有偷偷躲在這裡,看其他人的時裝,而不是來聽音樂。

另有一奇處,天花板上有一個巨大的圓頂,大到可以藏住兒童合唱團,由其唱出銀鈴一般的的歌聲,有如天籟之音。怪不得大家一致讚說這是天下最好的歌劇院,到了布宜諾斯艾利斯,千萬別失去遊覽的機會。

阿根廷最高級的名牌是叫ILARIA,其實是家秘魯公司,機場和各大商行沒有它的分店不行,它做的最好的是銀製品,臨離開的前一天剛好碰上我的生日,友人送了我第三個馬蒂壺,還有一個土婦賣烤馬鈴薯的鑲銀工藝品,手工精細,甚得我心。

我自己也在該店買一個送給自己的禮物,那是一個純銀的名片盒子,薄得不得了,雖然只可裝四五張,但這種優雅年代的用品,豈可不擁有?

返港的航班是深夜,我們還有時間,就到貴族公墓旁邊的廣場走走。適逢日落,把自己的影子照得長長地,舉起手機,拍了一張。周圍的公寓建築得比香港那些暴發戶型的還高級,每個看更西裝打領帶,不像我們的在旁邊弄個小火爐煮公仔麵。

別了,阿根廷,一個可以重遊的國家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