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根廷之旅(三)

MEILO SO插圖

繼續阿根廷之旅,國內機位難訂,我們要去的地方要多次折返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,結果友人乾脆包了一架私人飛機,計算一下,連同機場等待及各地住宿,可以節省了兩三天,大呼值得。豈知當今小型飛機多被毒販租來運貨,好在關閘人員見我們幾個樣子也不像,不多留難。

先飛阿根廷最南端的EL CARAFATE,要看冰川的話,這裡有最佳設施。到達後入住當地最好的酒店,所謂最好,也不過是大木條建築的露營小屋之類,令人想起在冰島觀北極光的旅館。

這家叫XELENA的酒店面對着個大湖,早晚日落日出甚為壯觀,除此之外沒甚麼特點,印象最深的是早餐的桌子上擺着喝馬蒂的壺,冬青葉大把自己添加,酒店的熱水一向不滾,用來沖泡溫度剛好。

我們去的時候是阿根廷的冬天,在首都也只有攝氏二十四度,但來到這裡寒冷之極,整套冬天衣服搬了出來,也好像不夠溫暖。

小鎮離酒店也要十多分鐘車程,像西部片般有條大街,還開了個賭場,我們當然不會走進去。最熱鬧的還是一家賣冰淇淋的,愈冷愈想吃雪糕,來到了這裡大吃特吃,還淋上當地土炮,有點像伏特加的,溝了冰淇淋之後才覺得喝得下。

友人很愛吃雞肉,但阿根廷賣的都是雞胸,他懷念雞翼,見鎮上有家肉店,走進去看有沒有,餐廳不供應,自己帶去呀,結果看到的也都是雞胸肉,翅膀不知飛到哪裡。

有家工藝品店,只有老頭一人守住,看見了一個馬蒂壺,很天然的紅色,很美,品味甚佳,買了第二個,當今對着它寫稿,像更有靈感,也順道在小超市買了一包冬青葉,本地人說ROSAMONTE的牌子最好,也盲目地跟着購入,一袋五百克,賣二三十塊港幣。

晚上去老饕推薦的烤肉店,去過這麼多家,都無印象,每次我只嘗羊肉,較牛肉易嚥喉,記得來布宜諾斯艾利斯第一家餐廳時,侍者拿出一粒粒炸過的東西,原來是羊睾丸,我也敢試,不好吃而已。

紅酒不喝了,經常叫一種當地的黑啤,苦得眾人都皺眉頭,我不怕,最多要一瓶可樂溝着喝,大家看我叫可樂,也出奇。

第二天就出海了,所謂海,是個大湖,包了一艘大船,航行了一個小時左右,在船上餐廳大喝馬蒂。心急地等待,終於有塊冰川的碎冰飄來,所謂碎冰,也巨大,像個小島,竟然是藍顏色的,像染過小時用的藍墨水的ROYAL BLUE。大家喝采,後來愈飄來的愈多,看厭了也不覺新奇。

終於到達冰川,像整個藍色的大陸,一個一百三十五米高的冰塊出現在眼前,到底,是值得一看的,人生。

船停下,船夫用鐵鈎拉了一大塊冰,鑿開,做雞尾酒給我們喝。我還是要了一個大口威士忌杯,把冰放在裡面,再注入酒。這是億年冰的ON THE ROCK,相信很多酒吧中喝不到。

以為這是最高最大的冰川,翌日到達的PERITO MORENO GLACIER才是最厲害,整個冰川的面積是二六七平方哩,被選為世界天然文化遺產,你會感覺到整個天、整個地都是冰。阿根廷政府知道這是賺錢,大量投入資金做得很好,有六哩長的木頭走廊,方便遊客在各個角度去欣賞,年紀大的人有電梯可乘,其實步行起來也不艱難,不然可以乘船周圍看。

腳踏冰川是要看季節的,我們不巧沒遇上,但在冰島時已經走過,在遠處近處都能觀賞,也就算了。本來想要描述多一點遊冰川的經歷,但已怎麼想都沒甚麼可以寫的了。

只是離開時,從飛機窗口望下,才知道那是巨大的河流直注入海,遇冷空氣忽然全部凝結成冰川,我們到過的比微粒還小,如果這麼一來也學不到甚麼叫謙虛,就沒話可說了。

經一個多小時的飛行,我們抵達了有小瑞士之稱的BARILOCHE。

別人怎麼想我不知道,只感到這是阿根廷之旅中最乏味的一程,像瑞士嗎?湖邊幾間木小屋有點味道,據說這裡德國人最多,也許戰後納粹遺黨跑到這裡躲起來吧,我是一點不覺得它漂亮的。

入住的旅館LIAO LIAO,根據西班牙文讀法,L作Y,也許是搖搖,中國人發音成聊聊,正式的話讀作紹紹。紹紹酒店大得不得了,是一般遊客入住的,我們的貴賓房間面對着湖,不能說不漂亮。

有些朋友已即刻到酒店設有的高爾夫球場,我好好地浸了個肥皂浴,披上浴袍,坐在陽台上面對着湖,看顏色轉為綠的,成藍,夕陽之下,又染紅。

翌日有遠足活動,也有野餐,我不參加了,繼續在房間內寫稿,也乘機打聽鎮上有甚麼吃的,好了給我找到一家中國餐廳,叫「黃記中餐館」,聽說是福建人開的,這對路了,有炒麵吃,即刻打電話去,和對方用閩南話對談,說有豆芽,大喜,眾人回來後一齊去,有甚麼吃甚麼,幾乎所有食物都給我們吃光。

本來到當地就吃當地東西,叫甚麼中國餐?但這次我毫不羞恥地承認,是的,我要吃中國菜!我要白飯,我要醬油!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