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天八天

從劍橋返回倫敦,一路上又是塞車,從前來歐洲的各個都市旅行皆為樂事,當今,覺得還是留在香港好,最多去去澳門。

查先生夫婦在劍橋住了多天,已好久未嘗雲吞麵,到了倫敦,行李也不放回家就直奔唐人街大吃一頓。

同行的有林先生和黃先生兩對夫婦,一共七個人,大叫特叫,不太好喝的例湯,也覺津津有味。

各人要了自己一份粉麵,查先生看到套餐中有酸辣湯,是他喜歡的,侍者說套餐要三人份,黃先生和我參加。粉麵碟頭很大,原來套餐中還有燒鵝燒肉,另有七八道菜,份量之多,怎麼吃也吃不完,擺了一大桌。我向侍者要了一個精美的飯盒,將炒飯墊底,上面鋪半肥瘦叉燒數片,另加生菜,最後在盒邊擺了新加坡式的醋浸青辣椒。上了蓋,放進和尚袋中。

在餐廳與查先生道別,乘另外一輛的士到機場,我們運氣好,再遲幾天就會遇上大爆炸,全市交通停頓,飛機就趕不上了。在候機室巧遇狄娜小姐,風采依然,和眾人一齊走向閘口時,她拿出登機卡,竟然和我的班次不一樣。糟糕了,我有沒有搞錯?旅行這麼久,這次老貓燒鬚?原來她由歐洲其他城市轉機,班次各異,但乘的是同一架,才鬆了口氣。

希斯路機場,和赤鱲角的一比,原始得多。飛機擁擠,像人龍一樣排著隊,一架架起飛,也得等上半小時。

機上,我拿出打包來的食物,本來想和狄小姐共享的,但見她已入睡,就一個人吃掉了。空姐拿來的魚子醬,請她和雞蛋一塊炒來下飯,這一頓吃得很豐富,張開眼睛,已經抵達香港。

三個晚上,飛機上前後花了兩日,此行時間雖短,但好像去了十天八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