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校長

黃麗松校長也來到。這次查先生來劍橋領學位,是件大事。劍橋數百年,中國人得到這個榮譽的只有兩三位。各方好友都專程來替查先生祝賀,李國寶還替他舉辦一百人的酒會,由黃校長致詞。

查先生夫婦回來,大家在酒吧喝一杯,查太太說:「前幾天更熱,房間簡直是一個大蒸籠,我們變成了蝦餃。」

今晚他們有個官方應酬,我邀請黃校長一齊吃飯,不知道哪一家最好。

「你不如去問櫃台的那位蘇小姐吧。」查太太說:「她也是香港來的。」

大家回房休息,和校長約好時間在大堂見面。洗了一個澡後,傍晚已覺涼意,走下來請教蘇小姐。她說:「中國菜有一家叫Charlie Chan,西餐沒甚麼特別的,你知道英國人並不注重吃。」

黃校長下來,問他吃中或西,結果決定後者。蘇小姐很熱心,親自帶我們去Brown,一家由醫院改造的餐廳,樓頂很高,非常舒暢。

沒有期待的話,食物往往更佳。當晚黃校長吃得很開心,還破例喝了兩杯白酒。我們兩人都是潮州人,以方言交談,更親切。

打開話匣,我問:「近來忙些甚麼?」

「退休生活沒甚麼可做。」黃校長說:「一個人住在英國小鎮裏,早上打打太極拳,晚上拉拉小提琴。」

喝了幾杯,我放肆地說:「介紹新太太給楊振寧的,是我從小玩到大的朋友潘國駒,不如託他也替你做個媒人,校長今年貴庚?」

「八十四了。」校長說。

「楊振寧八十二,娶了個二十八的,校長八十四,要找位四十八的不難呀!」我開玩笑。

校長是位嚴肅的學者,秀才遇著兵,拿我這種調皮搗蛋的人,一點辦法也沒有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