熨衣服

劍橋有兩家較為像樣的酒店,Crowne Plaza較新,是美國式的經營,沒甚麼個性,但是夏天有空調。Garden House古色古香,就在河邊,風景幽美,並無冷氣。

的士把我載到後者,櫃台後有位亞籍小姐替我check-in,禮貌周到,留下好印象。一走進房間,天呀!窗口只能打開半尺,三十三度高溫之下,整個房像個焗爐。

這是一間禁煙房,通常加個煙灰盅就可入住,但我還是跑到樓下櫃台,要求換可以抽煙的。是有原因。吸煙房間有一扉門,可以打開到陽台去,一般非禁煙的房間透風設備較佳,能享其福。

從陽台望出,河流細小,有人撐艇,這就是劍橋和牛津比賽的地方嗎?河水那麼髒,掉下去可不是鬧玩的。

涼風吹入,房間沒那麼熱,今晚能安寧吧?打開行李,第一件事就得把那套踢死兔晚禮服拿去熨一熨。

打了電話,來一位藍眼金髮的少女,很漂亮,女侍應工作多數由東歐人負責,本地的已不肯幹了,聽她的口音,問她:「你從波蘭來的?」

「你為甚麼知道?」她點頭。我笑著不回答,說出要求。

少女作為難:「我可以幫你熨的,但是我們熨衣的工具很原始,把你的衣服熨壞了怎麼辦?」

「我不是要你做這種工作,酒店沒有洗衣和熨衣的服務嗎?」

「那要明天早上九點,洗衣店會來收,到下午六點鐘才會送回。」她說。

「來不及了。」說完拿到大堂櫃台,服務員腦筋轉得比東歐人快:「明早拿去,中午我派人乘的士取回好了,一定來得及。」

這下子才放心。之前買了白色煲呔,畫上鮮豔的圖案,配上熨得筆直的禮服,才好看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