魟魚

從餐廳回來,遇到韓國友人,問他關於魟魚的事:「真係那麼貴嗎?」

「一點也不假,」他說:「最貴的是母魟魚,沙發咕臣那麼大的一尾,可以賣一百萬圜。」

韓國錢以圜為單位,十圜等於一圓日円,我們在韓國買東西時,用手蓋著一個零,就等於是日幣;蓋住三個零,就等於美金。像一百萬圜有六個零,蓋了三個,是一千塊美金,就是七千多八千港幣了。

「為甚麼能賣得那麼高的價錢?」我問。

「愈來愈少呀,」他說:「像你們的黃魚一樣,野生的已快抓得絕種。好笑的是,母的貴,公的便宜,所以漁夫們一上抓到,即刻把公魚的生殖器割掉,拿到市場,可以騙人是母的。」

「用網抓的嗎?」

「不,不,鈎的,漁船在一個星期前放下二十條線,每條一百公呎長,掛著四百五十個鈎,線上有浮標,七天後來拉起。」

「你們的魟魚,和我們的魔鬼魚睇樣子有點不同,醜得很,有兩隻眼睛和一個口,像一個面具,雄的生殖器很大。」

「牠們最喜歡作愛的,」友人笑起來:「抓到一尾母的,有時連著一隻公的,死都不肯放手。」

「吃魟魚的傳統是怎麼來的?」

「從前,有些貴族被皇帝放逐到小島上,不准他們吃肉,每日三餐只可以白飯和泡菜,最後他們想出一個辦法,偷偷地把魟魚抓來,埋在木灰裏面等它發酵,吃起就有點肉味,後來還成為皇帝貢品呢。」

不知道是誰說韓國沒好東西吃,我每來一次、都發現新的食材,和他們的烹調文化,這回試過了他們的魟魚,雖然味道有點怪,但是照韓國人所說,吃了幾次就上癮,又打開了一個新的味覺世界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