改觀

每一年農曆新年,我都在外地,今年例外,除夕和年初一留在香港,寧靜度過。韓國的春節旅行團本來訂在除夕出發,但他們也和中國人一樣,農曆年放假,餐廳不開門,所以只有等到年初二才啟程。

兩個小時十五分鐘的航程很容易過去,首爾並不如想像中那麼冷,零下五度左右,當地人說是溫暖的了。我們兩輛巴士浩浩蕩蕩入城,稍息後就去有五百年歷史的餐廳「必敬齋」,吃韓國傳統料理。

女主人很年輕,會說國語。我問道:「在哪裏學的?」

「大學裏。」她回答。

「你貴姓?」

「姓曹,曹操的曹。」

她的國語果然有兩下散手,說本來是爺爺守著餐廳,但沒交給父親,反而傳了給她。

「必敬齋」是漢城第一文物保護物,韓式庭園非常優美,在院子中還燒著松樹的巨木,香味圍繞著整個建築物。曹小姐說:「從前便宜,現在一塊半尺直徑,三尺長的松木,也要賣二十萬韓幣了。」

算起來一千五百港幣一條,一晚上更燒個二三十塊,真是花本錢。

「為甚麼一定要燒松木?」我說。

她解釋:「為了一股松香,也為了一陣風流味。」

酒有兩種,像米酒的土炮Makoli。又有日本清酒同一度數的「百歲酒」,浸了許多藥材,有人參的甘香。

吃的東西精緻得很,我要一直勸團友別吃太多才行,好戲在後頭,前菜一吃飽,就得後悔,出現的菜,多數在香港吃不到。

「為甚麼你要帶團來韓國?」曹小姐問。

「香港人認為韓國的風景不錯,但是吃的太差,我要讓他們改觀。」

曹小姐深深一鞠躬:「今晚的酒,我請客。」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