模仿生活

在酒店匆匆過一夜,隨便算了,但住上兩晚的話,就非得修飾一下,模仿生活。

甚麼叫模仿生活?活得像活在一個家呀!活得要舒服呀!

前一陣子在澳門忙,雖然有自己的住宅,但還是決定在酒店下榻,比較方便。

威士汀不錯,就嫌遠了一點,在市區中奔跑,還是文華東方酒店好,但容易客滿。遇到那種情形,我會搬去皇家金堡,那裏有認識的友人管理,招呼周到,又因為是商業大廈改建,房間相當寬大,住得過。置地廣場的法老王也不錯,五樓有間二十四小時營業的餐廳,隨時可叫蝦餃燒賣,連炒飯也很有水準,黎明睡不著去歎杯茶,一樂也。有這種服務,連老澳門的鍾偉民都不知道呢。

言歸正傳,修飾房間去。文華的房間,在冰箱上面的小酒吧,有兩個高身的玻璃杯供應,到花市買了兩把薑花,請賣花女剪斷一截莖,插了進去。薑花到了晚上盛放,發出陣陣的幽香,整個房間的印象就改變了過來。

不然,買幾束茉莉,插入矮身的威士忌杯,也香個不停。

皇家金堡的房間放著茶葉和茶壺,其他酒店只是茶包而已,雖有煲水壺,也不像在家沏茶。這一來,可得自己去買個茶盅了。

現代化的茶盅,太過醜陋和俗氣。到專賣陶瓷的「富安」去,問有沒有老一點的?老闆找出來的有蓋無盅,或相反。那也不要緊,當今用的那個,蓋是「太如茶樓」,盅是「瑞香大飯店」的,配合得極佳,是該店老闆送給我的。

又在古董舖找到一個「金龍茶樓」的盅,據說那家食肆已消失了數十年。拿來沏普洱,再搬來一疊書看。

有書、有茶、有花,像人住的地方就是模仿生活了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