土雞城

最老土不過的,是連餐廳名字也有一個土字的「土雞城」。

就在桃園,吃完這頓可以上飛機。

車子停在院子的門口,要走一段路才能進入,聞到一陣土味,原來是個大雞場。所謂雞場,並非一排排鐵籠,倒像人的屋子,住的是雞罷了,一隻隻走地雞,有狗那麼大,有的飛到樑上,像貓頭鷹一樣俯視人群,這就是台灣最甜最美的土雞了。

當然先來一碟白斬,那麼大的一隻,碟中堆積如山,一口咬下,汁噴出來,絕非冰凍雞可比。

「不怕禽流感嗎?」朋友問。

「有那麼好吃的話,怕甚麼?」我反問。

太過癮了,不得不再來幾道,接著吃三杯雞,用的金不換,台灣人叫為九層塔的羅勒,蓋滿了整個砂鍋。米酒也不手軟,再加醋和醬油,把雞燒至外層略焦,肉軟熟為止。

另有何首烏土雞湯,又濃又甜。這三道菜,試完返港可以停一陣子雞了。

接下來的,完全是香港吃不到的土菜,像芹菜管就沒聽過。芹菜有原子筆那麼粗,中間中空,像空心菜一樣,以為很多筋,但入口即化。

海鯽魚樣子像淡水鯽,味道很甜。甜的魚都多骨,這一尾全是肉,原來是用吳哥魚配種,由淡水移植到海水養出來,故亦無泥土味。

破布籽是一種樹籽,用來蒸魚蒸肉都行,老台灣人最愛用,廣東人不懂。

炒蔬菜的鹹肉,用胡椒炒過再曬乾,味道一流,與眾不同。

菜油炒麵線的菜油,用菜籽壓榨出來,絕對健康。

廚房由一群家庭主婦主掌,老闆娘說她們洗菜也比男人細心,又不肯用味精,可燒出媽媽味道來。

最後有西瓜那麼大的元蹄,十五道菜,絕對吃不完,打包回去,不必捱飛機餐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