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貴

查先生休息時,我最活躍。一大早,我和老友蔡揚名到處亂逛。

「要去哪兒吃早餐?」他問。

「今天時間不多,只有在附近找了。」

我們踏出酒店大門。有甚麼地方,守門的服務員最清楚。

「不,不。」他說:「沒有啦!到中午才開。」

相信他就完蛋了。世界上其他地方,他的答案也許是對的,但是台北絕對不同,這個城市市中心也住滿了人。有人的地方,一定有小販,橫街小巷中必有一間。

依照吃東西的第六感,我們在周圍走了一圈,即刻找到一家「切仔麵」檔。

切仔麵的「切」字,不是切斷的意思,而是同廣東話的「淥」一樣,在滾湯中燙一下,也許是「灼」字同閩南語發音演變出來。

我最愛吃這種麵,可分乾的和煮湯的,用的大多數是油麵。配料可加一粒貢丸,或半個滷蛋,加點豆芽,淋上紅燒肉燥汁,和大量的味精。

要花樣多一點,就得另叫了。我們各自來一碗乾撈之後,要一個豬肝湯,一個豬腸湯,一碟煙熏鯊魚肉,一碟官連。所謂官連,就是豬肺綑,這部份的肉香港人最不會吃,只有肉販偷偷地拿回家滾湯,一面吃一面笑。台灣人早就當寶,賣得很貴。

所有小食都在上面鋪了切得極細的薑絲,已浸過水,不會太辣,另外淋上很濃的醬油膏。喜歡吃辣的話,桌上還有一小瓶辣椒醬備用。我看到有另一瓶蒜茸,也不管吃了口氣會不會大,拚命搯來下麵,有醬油膏、辣椒醬和蒜茸,任何小販,再做得難吃,也變成美味。何況還有那麼多味精,台灣的小食,受不了味精的人最好別碰。

兩個人吃那麼多,付錢,合三百塊台幣,七十塊港幣左右,不算貴,任何地方的街邊小食,都不會貴到哪裏去的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