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辣

從東莞回來,翌日又趕去成都,此行是為慶祝友人廖喜的新店開張,他與「譚魚頭」的老總譚長安合作,把「喜記」的避風塘炒蟹的風味搬到四川去,算是替香港人爭光。

港龍直飛,兩小時十分鐘後抵達,成都機場離市區半個鐘,比起成田等,並不算遠。

街道放寬了許多,比我在數年前來,環保做得更好,不像其他城市烏煙瘴氣。在成都,還能看到青天。

下榻於德國人管理的「凱賓斯基酒店」,五星級,新建的,房間有美式設計,沖涼房的布簾一拉,從玻璃壁看到臥室,整間通透。

放下行李就去吃午飯,之前已與譚長安說好,不要鮑參翅肚,他拍著胸口:「包管讓你吃到地地道道的川菜。」

第一間餐廳叫「鍾抄手」,國營,連冷氣也沒有,打著風扇,吃辣東西,愈吃愈熱,愈熱愈過癮,把公筷丟掉,各自從碟中夾東西來吃。

所謂抄手,就是我們的雲吞,皮薄餡多,不是很大,一口一粒。不辣的叫抄手,辣的叫紅油抄手,碗中漂著一層紅顏色的辣油。

辣,香港人已無問題,星馬泰旅行下,大家都多多少少養成吃辣的習慣,九龍城的泰國菜才流行了起來。

川菜其實吃的不是辣,而是麻。香港人就受不了了,都說一吃進口整張嘴巴失去感覺,真是不會吃麻。

這完全是習慣問題。麻有各種香味,一愛上,仔細分析,有很多層次,就能打開另一個味覺的世界,一個快樂的宇宙。

在成都的菜館每一家人做的麻婆豆腐和擔擔麵都不同,麻的香味和刺激各異,能吃出分別,嘗到各種的麻,就是一個好的開始。這次在成都,我每間餐廳都叫這兩樣菜,吃得不亦樂乎,也不介意翌日的後患無窮了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