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小插曲

外邊買回來的包子真不好吃,走進花園酒店的自助餐室喝杯茶,分吸煙區和非吸煙區。

見兩個和尚,一老一少。咦,怎麼僧人也跑到這裏來?經過他們的桌子,那個年輕的站了起來:「施主,請留步。」

「……?」

「我師父想向您說幾句話。」小和尚說完指著那位大的。

「坐,坐。」老和尚說。

我對所有陌生人都友善,照他的話坐下。

「施主臉色大佳,必有鴻運。」老和尚笑著,對白像出自武俠小說。

我的臉從三歲紅到現在,並不是一件甚麼稀奇的事,毛細管較多而已。

「謝謝。」我敷衍。

「施主行的是桃花運,不出兩個鐘頭,必有美女自動獻身。」老和尚說。

哈,哈,美女見慣,也沒甚麼稀罕;自動獻身的,非雞莫屬。

「謝謝。」我再次敷衍。

「不但如此,一宗大生意等著施主,幾十萬人民幣是跑不了,也許上億,恭喜恭喜。」老和尚笑盈盈。

「莫名其妙向我說這些話幹甚麼?」我心中在想,口裏又謝多幾聲。知道再下去就會說但是甚麼甚麼,災難即將臨頭,除非散去小財,做點善事,否則錢財得不到手,反而惹上官非等等的對白,一定跟著來。

「但是……」老和尚果然開口。

我即刻站了起來,美女發財的話不妨多幾句,一講到災難,聽了心中總不舒服,向兩個和尚合十:「煙癮發著,先到吸煙區抽一根,回頭再來聽師父的教導。」

走到另一邊坐下,侍女走過向我說:「那兩個是假和尚,天天來騙人。」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