拍賣站

陳子善兄來旅館接我,問附近有沒有甚麼好吃的。他回答從前還有,現在已拆除,我建議不如隨便在咖啡室吃點東西算了。

帶來了他為我編輯的新書:《蔡瀾這個人》、《嘆世界》、《談友》、《談吃》四冊。由山東畫報出版社出版。

「賣得好嗎?」我問。

「書都發出去了、出版社已經沒有存書。」他說。我作歡慰狀。

不過,他補充了一句:「書店會不會把賣不完的書退回來,還不知道。」

我苦笑:「不如拿東西吃吧。」

香格里拉咖啡室的自助晚餐。用應有盡有這四個字形容絕不過份。我們坐下那一邊有中式、西式、印度和中東菜。咦?怎麼看不到甜品?原來要經過酒吧走進另一個咖啡室去,那邊有泰國菜、越南菜和日本魚生,另有三個噴泉流出朱古力來,雪糕的種類也是豐富。有許多地方的菜是陳子善兄沒嚐過的,吃得津津有味,我知道沒有選擇錯了。

「我有一本收集名作家寫貓的書,也把你那幾篇放了進去,山東出版社的一位編輯讀了,認為很有趣,問我有沒有興趣替你編,我就答應下來,完成這麼多年的心願。」陳子善兄把來龍去脈講個清楚。

「你是上海人,怎麼跑到山東去出書?」

「都講緣份吧?大陸現在書出得很亂,總之有哪一家願意,甚麼省份都不要緊了。」

這時電話響,是他的一個學生打來,說有一本金庸先生的翻譯作品,書上還有送給羅孚的簽字,問說有沒有興趣?

「一直拍。」他命令:「拍到手為止!」

收線後他解釋:「現在網上有個很熱門的拍賣站,專選一些稀奇古怪的書,香港書店有許多冷門書也都登在這個網上,你如果有興趣可以進去看看,站名叫孔夫子。」

我知道每次搬家要丟掉的書,有著落了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