浦東的「香格里拉酒店」有兩家,我住的是新的那棟。

建築、氣派、房內裝修和設備,都是世界級一流的。

合夥人把我放下後就趕回店裏,明天要開張,還有八萬様東西沒有弄好,我同情他。

安頓下來,打了一個電話給陳子善兄,他現在還是上海華東師範大學中文系的教授,而且是個張愛玲專家,近作有《迪昔辰光格上海》,印刷精美,內容豐富,老上海看了一定會喜歡。

子善兄在十幾年前已經來港,有一個替我編輯國內書的心願,我們一見如故,向他說:「一切由你作主,版稅不談了。」

約好在晚上來酒店見我,看錶,還有四個小時,聽說「小南國」的老闆開了一家上海浴室,很乾淨,一直想找個機會去試試,但我的傷寒還沒好,整個人還是暈陀陀,外面天氣又冷,作罷,要泡一個浴,還是在酒店裏搞掂吧。

走到酒店的Spa,叫為「氣」,是香格里拉系列新設立。一問,有空檔。也許感冒會好一點,就決定在這裏花上幾個鐘。

「氣」的裝修豪華得再也不能更豪華,房間很大,像個套房,裏面有張按摩床和一個浴缸。門打開,另有一間更衣室和花灑沖涼室,服侍員叫我換好浴衣後拿個銅鈴敲一下,就開始身體的保健按摩。背景音樂是柔和的,帶著禪味。

我說過我對曼谷和首爾以外的Spa沒信心,因為其他地方人不懂得甚麼叫服務,但這個女技師是誠心誠意的,由她的態度看得出。

問題出在技術上,所有手法都單調得作悶,重複又重複,一點變化也沒有,力度又不足,問過幾次,吩咐過幾次,都沒用,也就算了,呼呼大睡。醒來,果然精神奕奕。有效嗎?真的有效,睡個飽,精神當然好一點了。

付錢時,沒給小費。給人家罵孤寒也行,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抗議罷了。

名為「氣」,出來時果然一肚子氣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