拉平

「粗菜館」的上海店,第一間開在閘北,第二間徐家匯。這次第三間的浦東店新開張,要我去做做宣傳,便上路了。

問我要住甚麼酒店,我說既然在浦東,就住浦東,否則花在塞車的時間上,是不合算的,決定了香格里拉。

合夥人來接機,一路上他飛車,我問:「趕去哪裏?」

「洗手間。」他說:「那麼一個大機場,接機那層只有一個洗手間,大家搶著用,裏面的情形可想而知。」

又是老毛病。據說上海要開第三個機場,應該多參考一下赤鱲角。

路上,兩旁的樹,種得還算好看,沒有北京的楊樹那麼醜。

高架橋樑上,最新型的火車迎頭飛過,速度真快。

「下次來試試看。」我說。

「千萬不好。」合夥人說:「從機場走到火車站,要一大段路,下了車又要走。這不要緊,壞的是總站不在市中心。」

「甚麼?」這倒奇怪,我說:「那有甚麼用?」

「就是嘛。」他說:「下車後還要搭的士,旅客們乾脆從機場搭的士好了。很少人去坐這種交通工具。」

「花了多少錢建的?」

「七十億。是德國人設計,他們也覺得太貴,自己國家花不起,只有建在上海,反正上海政府有錢,炫耀一下。」

我搖頭。

從高速公路下來,浦東區是外來人聚集地,各種小商店林立,雜亂無章。

「上海要是能像香港就好了。」合夥人說:「限制鄉下的跑來,人民的質素才會提高,不然像酒溝水,愈溝愈淡,大家都湧進上海,怎麼發展也都得一個亂字,我喜歡香港,但是香港東西太貴,有一天降下來就好了。」

「降是降不下的。」我笑著說:「等國內東西漲價,才能拉平。」

Advertisements